没法宽容自己,也没法对世界心存希望。
杂食,三分钟热度,不抱团,不写评论性文章。
每一次写文都是甜蜜的煎熬。我很努力真诚。但我清楚自己拙劣。

【冰与火之歌/权利的游戏】沙盘游戏(好兆头AU)波隆/詹姆,中

标题:冰与火之歌/权利的游戏

作者:s/free221(syID)

分级:NC-17(只在下中涉及一段)

配对:波隆/詹姆,斜线有意义

注明:好兆头AU,讽刺幽默向

 

沙盘游戏(中)

 

事情后来就顺理成章多了。
 两杯地狱岩浆烈酒下肚,两人还带着些彼此试探听听对方立场;五杯地狱岩浆烈酒下肚,两人已经开始互相安慰,你老姐算个啥我那个同事才是脑子有病;当詹姆挥挥手把库存的地狱熔岩烈酒拿来的时候,两人的“协议”已经差不多了。
 事实上,很多远离高层领导,独自工作在恶劣条件下的秘密干员都会和自己的对手做出同样协议。他们默契的给彼此留出余地,谁也不会大获全胜谁也不会彻底失败,给高层汇报时也总可以展示他们在和一位阴险狡诈力量强大的对手斗智斗勇的巨大成果。②
笔者认为他们只是寂寞了。
 尤其是这次地狱的高层一开始只想着流血啊战争啊后来猛地惊醒奥斯曼信仰不是十字架而是那什么,只好回头帮拜占庭,但是路西法,你知道的。
 波隆点点头,我知道,他堕落前就是天堂里最傲娇的。
 对啊,不能显示出和天堂目的一样的而要保证一如既往的敌对的情况下巧妙帮助拜占庭帝国同时还要对当地天使的行为作出一定程度但不影响主体任务的破坏。詹姆从长袍里扔给波隆一卷羊皮纸,波隆看着上面这句话皱起了眉头,你们说话不带喘气的嘛?
 詹姆摊摊手。

 詹姆和波隆就拜占庭帝国一定会覆灭达成一致后,两个人就轻轻松松把许多任务归属分开了。波隆把不少灵魂都丢给了詹姆腐化,说实在的,这种程度的腐化和灵魂被巨大的绝望所吞噬时暴露的黑暗面相比不值一提。而他用自己热那亚富商的名头搞了几艘商船,将不少学者在战争前运送出了这片土壤。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攻破前的那场全城教徒的祈祷中,没人看得见他俩悬浮于捡顶之上,默默的听完了所有的颂歌。那个时候波隆没有忍住看了詹姆一眼,那个时候他就知道詹姆不会是个好恶魔,他不自知的悲悯上可能被涂了许多复杂的感情,却真切的存在着。

 在东罗马帝国覆灭这个悲伤的结果之后,波隆获得一次升迁,为了表彰他在对抗兰尼斯特家族长子对君士坦丁堡地区人们心灵的腐化做出的成就。詹姆也因为打击了天堂近几年颇炙手可热的分管天使波隆获得表彰。简而言之,天堂和地狱都取得了胜利并且予对方极大的打击。
 天堂永远不会失败。
 地狱也永远不会失败。
 这就是不可言说的奥妙了。



 这次升迁的直接结果是波隆获得了参加天堂和地狱的一次沙盘游戏的资格。他们选择了一个奇幻世界,并且化身成人进入其中。能吸引很多上位者参加这个游戏的原因是,他们在其中不必保持固有阵营也就是天堂和地狱,这让创世之初就干着这份工作的家伙们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而且,平时那些互相看不顺眼的家族也终于有了个如他们所愿较劲的机会。
 所以很多故事的实际情况是怎么样就比较一言难尽了。
 波隆依稀记得是天使里一个平时不怎么引人注目的胖子提出的计划。
 总之他这个阶位的天使能选择的人有限,他挑了个看着最边缘化的就去维斯特洛了。
 他没想到会遇到詹姆。
 怎么说,他是觉得詹姆这个恶魔挺有意思,但是后来没有工作交集也就没有联系了。他偶尔会怀念一下地狱熔岩烈酒,将詹姆完全抛之脑后。他去了维斯特洛才发现上面又下了任务,要他借此沙盘游戏的机会去了解徒利家族,因为天堂对这个家族的资料一直短缺。
 他兴致缺缺的去了鹰巢城,发现如果不用天使的能力他根本分不清很多人和恶魔。
 比如培提尔可真真正正是个人类啊,参加沙盘游戏之前霍斯特徒利一时兴起收养了个人类,谁知道莱莎凯瑟琳也是真真正正的爱上了培提尔。地狱的要求一般来说都很宽泛,如果只是莱莎随便和他搞搞也不重要,关键培提尔这个野心不小的人类当然不知道恶魔天使这些背后的事情,而是一门心思追求凯瑟琳。可怜霍斯特徒利一千年前和泰温兰尼斯特在瓜分拉特兰‧圣乔凡尼大教堂时因被抢走一件神器而结怨在心,满脑子想的都是和史塔克家族联手报复泰温,一回家发现自己家的关系被一个人类搅的乱七八糟。
 于是他为了惩罚莱莎才把她扔去鹰巢城嫁给琼恩艾林,地狱公爵当然是把培提尔这个凡人折磨了一番杀掉,奈何莱莎下了个咒语,培提尔躲过一死,硬生生以人类的身份把整个沙盘游戏搞得一团乱。
 波隆觉得小指头油滑的像伊甸园的那条蛇,而莱莎蠢得像人间的痴情女子。
 波隆在鹰巢城的众骑士中混着日子,冷眼看着莱莎用魅魔的能力把这群人类迷的为她卖命,而那个老头早就被莱莎干掉了,每天假意溺爱孩子的莱莎端坐在高位上,波隆一眼就看透那个孩子绝不是智力有缺陷,它只是一个不完全的魔法结晶罢了。莱莎当然知道他的众骑士里有个天使,然而她是七大家族出身,根本不屑于关心波隆。
 当提里昂兰尼斯特被凯瑟琳领到鹰巢城的时候,凯瑟琳实际上是来向莱莎传达徒利家族的下一步计划——囚禁提利昂牵制兰尼斯特家族,然而莱莎一心与父亲对着干一定要让提利昂出局。
 波隆站出来了,不是说他要救一个恶魔,毕竟提利昂死了也不过是丧失游戏资格而已,他只是习惯。当久了天使,看见这种不合理到过分的规则,总是职业病一样的受不了。

 詹姆根本不想来参加这个沙盘游戏,但他老爹一直认为他决策能力有问题,参加末日决战的时候会掉链子,硬生生把他扔进这个沙盘游戏。
 而瑟曦一门心思玩游戏要拿到沙盘游戏的女皇成就,哦,地狱七大家族的这些破事,笔者实在不想赘述,然而又与两名主角的情定终生,不好意思拿错剧本了,是第二次见面瓜葛良多,且耐心让我为您道来。
 原来拜拉席恩家族在地狱七大家族里实力颇强,这也就是为什么沙盘游戏的一开始他们能登上皇位,然而劳勃拜拉席恩很快就发现,维斯特洛的酒没有地狱的劲大,人类女子也没有女恶魔耐操,于是就想退出沙盘游戏。很快他同意了瑟曦的协议假装被害死。
 瑟曦思来想去缺乏盟友惟有坑弟,趁着劳勃想在退赛之前去北境一观的机会在临冬城与詹姆碰面。争执之中,史塔克家的布兰,学习的是史塔克家的侦查魔法,然而年纪尚小以至于被发现,詹姆阻拦瑟曦伤害布兰未成功,布兰差点退赛,而詹姆也稀里糊涂的搅紧了这一堆事中。
 正在思考如何不被人怀疑的巧妙退赛的波隆,却被主教大麻雀强行调去了君临,就阴差阳错的和詹姆见面了。
 于是,在一场派头不小实际上却稀里糊涂的宴会上,波隆穿着一套相当不符合宫廷礼仪的脏兮兮锁甲,端着一杯酒走到了詹姆身后,满不在乎的笑了笑。
 我说,你跟不跟我一块离开?

 

TBC

评论
热度(11)
© 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