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法宽容自己,也没法对世界心存希望。
杂食,三分钟热度,不抱团,不写评论性文章。
每一次写文都是甜蜜的煎熬。我很努力真诚。但我清楚自己拙劣。

[原创] 【冰与火之歌/权利的游戏】沙盘游戏(好兆头AU)波隆/詹姆,下

标题:冰与火之歌/权利的游戏

作者:s/free221(syID)

分级:NC-17(只在下中涉及一段)

配对:波隆/詹姆,斜线有意义

注明:好兆头AU,讽刺幽默向

 

沙盘游戏(下)

 

 

接下来的部分请允许笔者援引这个沙盘游戏中一位智者山姆塔利《维斯特洛纪年史》的最后章节,在结尾的补充里山姆爵士曾经这样说道,“无论故事拥有一个怎样成功或完美的结局,我们仍然会为之黯然神伤。在最开始庸碌的平常生活中,一个雪夜老奶奶的枕边故事隐喻着将来半个帝国的秘密,这样的开头会让我们心潮澎湃,即使造物主的笔下尚且没有成形的争斗,阴谋甚至还隐藏在一封温情的书信中。因为我们天性使然,追求上扬的轨迹,不考虑它通向何处。而在最后浴血的骑士经历了史上最为伟大的战斗,在毁灭后的重建中希望已然抽枝发芽,零星的幸存者们微笑,我们知道这一切美好至极,同时,我们发出叹息。像树叶落下,我们清楚这是命定之归宿却仍为之叹惋。在此,我,山姆塔利,角陵伯爵,学城重建者,承诺,将不惜一切精力确认那些曾经与我们作战甚至为敌的人们的消息,将每一条传闻及来源及我的分析载于附录,愿逝者安息,生者如斯。”
山姆爵士不会知道这个美丽残酷的世界只是上位者争权夺利的一个沙盘游戏,他本着极为严苛的学者精神所搜集的附录共分为三卷,两卷已经散佚,唯一能追寻到的最后踪迹是在瑟曦的传记中詹姆满心失望后前往北方。因此我们无法了解詹姆和波隆在这沙盘游戏中最后拿到了怎样的结局。
 只是笔者一次偶然路过君临城的二手书摊,在这些不入流的野史杂谈中翻到了几本艳情小说,像什么愿天下所有的情侣都是姑侄、妓院老板贝里席的辛酸上位史、奥伯伦在少年时等等,在这些书下边露出了半张封面正是詹姆兰尼斯特的画像。笔者猜想多半是讲述姐弟不伦之恋的,抽出来另外一边却赫然是嬉皮笑脸的波隆——“骑士与佣兵”。
 节选如下:
“第四次,五分钟里的第四次被打倒。詹姆不记得自己出过什么招式,捡起来剑,尽可能握紧它,摆好姿势,出手,被打落,似乎轮不到自己使什么招式。对面这家伙,不知道从哪个跳蚤窝里钻出来的,话都懒得多说,一边咧着嘴讥笑,一边拿自己的剑指指地上要他捡起来继续。詹姆从来没有这么屈辱过。他曾被老师诊断为读写障碍,被泰温进行了酷刑般训练计划,即使在这种他能回想起的灰暗日子里,他最大的娱乐也是在晚上偷偷溜去后院拿着自己的剑比比划划。在被史塔克家所拘禁时,他也相信靠自己的双手能够逃出。他的剑法,是他的荣誉,他的愉悦,他的后盾。
 他的痛苦。
 他的汗水流进了眼睛,而波隆还在气定神闲的踱步。第一天练习完的晚上,詹姆不愿意承认自己备受打击,随便倒点酒,他不愿意叫仆人来做,像是求助。然而羸弱的左手经过一天的拿剑比他想的僵硬困倦,半壶酒倾倒在身上。他摔了酒杯,却接下来苦笑着对着壶嘴喝掉了剩下的半壶酒。后来波隆闪身进了房间,或许算是安慰的讥讽他。然后他们做了。相当疼,符合詹姆的想法,自暴自弃的自毁倾向。波隆最后没有射在他里面,最后揉了一把他的屁股说,明天继续练习。
 那不是他们第一次上床。”

 “波隆在他体内冲撞,比以往都更猛和更深,詹姆本来咬着唇,没忍住叫出了声,声音又被顶的七零八落,波隆的左手紧紧箍住他左手的手腕,不让他抚慰自己。波隆的右手去抠掐他已经红肿的乳头,詹姆用右手小臂——当然,波隆每次都会‘贴心’地给他取下金手,无力的去推,换来的是波隆在后颈上的一咬。波隆把刚刚缓缓抽出的阴茎一下子顶到最深,同时近乎虐待的握住了他的阴茎。詹姆没忍住喊出声,就差一点,他离攀上高峰只差一点,但是波隆不肯给他。他能感受到波隆的愤怒。从白天他想要单枪匹马的奔向那龙时就开始熊熊燃烧。他抬起头,脖子绷紧张开口大口的喘着气。他不想求饶。
 被波隆按着的左手有点发麻,波隆从阻断了他这波高潮后就缓慢均匀的操着他,他几乎要感受到自己那话儿要软下去了。波隆一边含着他的耳朵,‘嗯?叫出来啊,白天的英勇劲儿呢?’,另一边变着角度研磨他体内那个点,他忍不住想要夹紧双腿,被波隆两巴掌拍在臀肉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在波隆研磨到那个点时他咬紧牙关闷哼了一声,身子微微弹了一下。波隆变着花样的撞着那个点,却在他每每要高潮时阻断。
 詹姆没忍住,溢出哭腔。他大脑里全是浆糊,口齿不清的求饶。波隆不依不饶的别着他的左手,‘你只能被谁操?’‘波——啊——-波隆’,‘你只能被谁杀死?’‘波隆!黑水河的波隆!’詹姆叫出声。波隆松开了对他阴茎的钳制,在体内快速而猛烈的抽插了几次,詹姆感觉一股液体冲刷过自己的内壁,然后他的大脑一片白光爆炸开。
 他被操射了。”

 “那天晚上波隆非常温柔,詹姆还想再要,说这也许是最后一次,波隆说操他的最后一次,让詹姆去睡觉。他之前从来没帮詹姆清理过,老天爷,他在詹姆身上用的润滑油都有限。以至于抠挖的手指生涩而冲动。第二天他们就像不同阵营的人一样分开奔向了各自的队伍,波隆当然听见了龙穴里的那场爆炸,他抱着侥幸心理想也许詹姆在外边。后来塔斯的布雷妮告诉他詹姆死了,他大吼着那不可能。他去了龙穴,连块布都没有找见,在土和硝和尸体碎片堆中,他翻到了半截匕首,是去多恩时他扔给詹姆的。他在那里拿着那把匕首坐着。那里面简直是人声鼎沸,伟大的琼恩斯诺伟大的这个那个,悲伤汇聚的甚至热闹,而他遇到的那个骑士,唯一的那个骑士躺在这里。人们说,哦,弑君者吗。”



当然我们可以想到,这盘游戏,上位者本来用作消遣娱乐和勾心斗角的的游戏最后给他们带来了深远的影响,他们之间太过于投入这场游戏以至于最后不得不从那个沙盘游戏的原住世界神话传说中取材造出异鬼这一不符合任何原理的bug生物,紧急叫停了游戏。然而例如徒利家族的姐妹俩从此渐生嫌隙,兰尼斯特家的小儿子与家族决裂此等事情数不胜数。
 这场游戏引发的后果是如此的出乎意料,以至于一个天使和一个恶魔搞在一起这事情上位者根本无暇顾及。
 待他们重新确立原有秩序和稳定权力分配之后,已经过去了三百年,在这期间,詹姆和波隆一起目睹了文艺复兴,詹姆私藏了几幅拉斐尔的画作,恶毒的给主教施加压力,结果造出了创世纪这样的惊人之作。波隆嘲笑他没有作恶的天赋。法国大革命的时候他们在巴士地狱做爱,波隆假扮凶残狱卒强迫假装无辜入狱的城市青年詹姆给他口交。詹姆后来问波隆他为什么不救玛丽皇后,波隆说她罪不至死,但是活下来未必更好。两个人做的最多并且从来没有变过的事情是,一起捧着羊皮纸发愁给天堂/地狱打什么报告。
 泰温兰尼斯特非常不满没事干就要打发一群高阶恶魔去影响他俩。一开始詹姆甚至和波隆要了一瓶圣水带在身上——要知道他可是一想到这东西都会难受。但是后来他发现波隆能和这群家伙唠嗑喝酒一整夜,甚至还托这群高阶恶魔做起了地狱岩浆烈酒代购生意。

 总之,两个人就这样闲散的过到了二十一世纪。
 詹姆是大英博物馆的幕后股东,他说没有什么比冠冕堂皇把劫掠来的东西摆出来让人参观更厚颜无耻更能体现出地狱的邪恶了。波隆嗤之以鼻,詹姆只是想摆弄古典的那通东西,他清楚地很。
 倒不是说波隆就有多现代,他前天还被公司的小子嘲笑跟不上时代。那小子大惊小怪道,你都不知道冰与火之歌,你知道它现在有多火吗?
 可能是有点,他暗自思忖,上次说起他们讨厌的明星,他想了想说了马龙白兰度,当时大家的眼神就有那么点这个意思。
 他回去抱了一卷看,发照片现写的是他们俩的故事,觉得写得啰里啰嗦,哦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一查这本书的作者,这不是当年提议沙盘游戏的那个胖子天使嘛。
 他也就没和詹姆说。
 直到有一天他听说这书要拍电视剧了,就在和詹姆去超市采购的路上随口提起,没想到詹姆超级激动。波隆泼了自己一脸咖啡后,詹姆回头,纸都没有递。
 我们去应聘演员吧?
 接着是一个长吻,波隆迷迷糊糊的想,那也可以考虑一下。
 就听见詹姆激动地说,比如我演你,你演我?
 哦,这就不好说了。


END
注释:
①指索多玛和蛾摩拉。
②此段摘自《好兆头》原书。

 后记
 这是一篇拖了很久的生日贺文。@ 倾词_家有花萝初长成   幸好最后获得了喜爱和称赞啊哈。开头想要像好兆头里的讽刺幽默,后来混搭进来了太多,不过流畅和粗读自洽这样小目标算是完成了。本来想做很多注释, 然而想想那些梗的质量也不高。希望大家多多留言哈每一条我都超开心的。

 

 

评论(1)
热度(21)
© 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