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法宽容自己,也没法对世界心存希望。
杂食,三分钟热度,不抱团,不写评论性文章。
每一次写文都是甜蜜的煎熬。我很努力真诚。但我清楚自己拙劣。

被吞重发,沙盘游戏上【冰与火之歌,波隆/詹姆,好兆头AU】

沙盘游戏

嘿,我们的故事被拍成电视剧了。波隆懒洋洋的靠在座位上,手里拿着本下个月的杂志。
詹姆熟练把一袋白面包放到后排座位的左边,插上钥匙,把一杯在他看来焦糖和牛奶都超量的咖啡递给波隆。
系上安全带。
好的,长官。波隆打了个响指。
詹姆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黑色宾利开出两个街区后,突然猛地刹车,波隆剩下的半杯咖啡都泼到了脸上。他抬起头看着前面空空荡荡的街道。
詹姆一脸兴奋的看着他,你说真的吗,电视剧?哪一次的故事?

波隆第一次见詹姆是为了骗他的葡萄酒。
1452年,东罗马帝国即将被兵临城下,波隆奉命保护拜占庭帝国,他化身成一个宫廷弄臣和居士坦丁十一世聊过两次,也曾混进奥斯曼的宫廷晚宴中,两相比较,波隆觉得自己可以预言东罗马帝国的覆灭了。他摇身一变成热那亚富商,购置了几艘战船,和金角湾港口的管理人建立了不错的私交。接着就每天在君士坦丁堡的大街小巷闲逛,每当有上位者询问他任务的进度,他一律给对方分析他现在这些行为几百年后的善果,不可言说。波隆会选择最繁文缛节的礼仪和最精巧细致的拉丁书写方式和他的上司报告这一切的进度,他知道一谈到未来这些上位者就会昏昏欲睡。说到底,他们不懂伏笔,毕竟他们启蒙读物到幼儿读物到进修读物到工作读物都是那种,你懂得,咚的一下毁灭一个城市,回头看的话再咚的一下把人变成盐柱,很直接。①
奥,笔者可能一开始忘了说,但是现在你应该也猜到了。
波隆是个天使。
他当时坐在君士坦丁堡的妓院,搂着姑娘的左手举着一杯葡萄酒,右手沿着不可言说的地方摸下去,对那个浑身涂满橄榄油的姑娘说,嘿,我是个天使。
这是实话。毕竟他还是得遵守一定的道德规范,比如他从不撒谎。
关于他为什么可以来妓院,一方面有时候工作总是不那么尽如人意的得做出一些妥协——比如你总是不得不来这些地方引导一些灵魂的时候总是会遇到一些不可言说的人以至于做出不可言说的事情,他每次回去都会忏悔。啊,这就没关系了。
至少不大有关系了。
另一方面他总是运气过好,他第一次去妓院被同事抓住举报(举报他的天使当然不是因为和他竞争一个权天使的职位而是为了天堂那完美无瑕的道德规范),喝到了他感觉十年以来虽好的葡萄酒。事后证明是因为那里面加了足够毒死一匹马的砒霜,本来应该端给隔壁房间的什么斯什么基公爵,在公爵气绝身亡后牵扯出一桩策划了十年的大阴谋,具体关于什么国王的私生子还是情妇和——就是那些从古希腊荷马神话一直写到二十一世纪没有间断的俗套剧情。这个阴谋非常完美,除了没有算到一个天使会溜到妓院一个密封完美的阴暗房间偷酒喝,当天晚上阴谋集团没有达成目标并无法追查出原因——唯物主义的他们无法将密室毒酒失踪案件和超自然力量联系起来,最终导致他们内部产生分歧互相怀疑离心离德走向崩塌,主谋划者日日思考自己的计划哪里出了纰漏郁郁而终,这个国家从而避免了十几年的战乱和数十万人流离失所的命运。
二十年后一个有考据癖的体重严重超标的剧作家通过捕捉大量野史杂谈中的蛛丝马迹模糊拼出这一历史事实后,因为失去了本世纪最为精彩的宫斗剧本吐血身亡,他的灵魂拒绝了天堂的召唤,并朝当时劝导他的天使吐了口水。
被吐了口水的波隆至少货真价实的伤心了半天,陷入了思考,难道真的是因为我不洗头的缘故导致灵魂对我反感而降低了业绩?
总之这件事情让他应聘上了天堂在当地支部的主管,并且学会了向上位者报告时说,伏笔。
伏笔很好用,真的。
伏笔只分为这件事对未来有好处和好处尚未显现两种。绝对无副作用。
让笔者把时间调回1452年,波隆正打算在这个地方享受一番,突然街道上本来嘈杂的人声演变成惊恐的大喊,波隆窜到门外,看着涌到大街上的汹涌人流,拉住一个正在疾奔的男子,发生了什么?
你还没听到消息吗?君士坦丁堡被围了!
波隆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了。
有时候他最烦这个职业的一点时,他经常需要在不恰当的时候给人希望。
但至少不是今天。
他觉得自己需要喝点酒。

詹姆讨厌开酒馆。詹姆也不喜欢当恶魔。
他曾经是个天使,也没想过堕落。
其实不堕落没有那么难,除非你也是地狱七大家族之一兰尼斯特家的长子。你老爹特别强势,你姐特别疯狂,你弟弟,哦不是说你弟弟不是个好恶魔,只是说你没法去和他说自己活的不容易。
那就像什么,一个贵族领主和饿了两三天的农民抱怨,我今晚的肉汤味道糟糕透了。
这个农民还得是个残疾。
詹姆觉得很苦闷。
詹姆想找个人聊聊。
他收到的任务朝令夕改,14世纪的时候还说要不停鼓励他们十字军东征,争端越多越好,并且上层坚信他们工作不错,某几个头领在这样的鼓励下坚信自己传播了上帝的旨意,一路极端的奔向了他们这边。
再后来,他们又一心一意的培养奥斯曼帝国的穆罕默德二世成为征服者,詹姆亲自被泰温派去当过他的剑术老师,然而十年前,年仅11岁的穆罕默德二世表现出他的勇武好战时,不可言说的上层又紧急改变不可言说的策略,中断了一切对奥斯曼帝国的支持,转向拜占庭帝国。
詹姆又被派来君士坦丁堡开酒馆。
当然如果你不是地狱的富二代而是个普通人,你会赞叹它为君士坦丁堡最豪华的酒庄。
在这种心情下,詹姆虽然觉得被围城这天有热那亚的富商求见虽然很奇怪,但是他还是很高兴的拿出了他离开家前从兰尼斯特家地窖里顺来的酒。

波隆和詹姆一见面就愣住了。
一般来说,天使和恶魔不太会成为朋友。但他们最后往往会发现,对方要比很多同事还可爱一点。这么说,这些同事更多时候就像你大学时候的某些舍友,更糟糕的是,天使和恶魔这职业是终生买断制,你不能指望你给上层干个几万年他们就给发张纸片证明你可以滚蛋了。
波隆经常觉得自己可能是一个在慢慢往下溜达的天使。
但这也不意味着他就觉得来找个恶魔——还是兰尼斯特家的恶魔,还是兰尼斯特家的二世祖来喝酒是个很正常的事情。
当然他们也不会就那么打起来。
天堂和地狱是很微妙,不可言说的关系。
所以两人在长桌两头。
对视良久。
波隆觉得自己还没有脸皮厚到这个时候站起来说,不好意思打扰了我走错门哎呀我这个人就是方向感不太好见谅见谅然后顺带溜出去。这不太礼貌。
波隆指的是对詹姆从地狱捎出来的那瓶酒不太礼貌。
波隆是个天使,他崇拜上帝。
和酒。见鬼,他只想来传闻中君士坦丁堡最豪华的酒庄随便喝点,结果,地狱岩浆烈酒,他已经肖想了几百年的宝贝,在深色的瓶子里燃烧,浅蓝色的火苗舔着瓶颈部分。
他走不动道了。
詹姆不认识波隆是哪里的天使,如果不是对方身上明明白白的圣光,光看盯着那瓶酒的眼神之贪婪,他肯定会认为对方是他们这边的。詹姆也不太喜欢他这边好多恶魔,他们眼睛里总是闪烁着奇异的疯狂光芒,比如他老姐,每天琢磨着把人这样那样的吊起来,什么烧啊撕裂啊,这些詹姆都不太感兴趣。
但詹姆也不怎么喜欢天使。
他见过的有那么几个天使,好像一逮到错误就要把人投到火焰里去的,他觉得他们眼睛里的光芒不亚于他老姐。
最后波隆先开口了,我说,咱们先把那瓶酒喝了怎么样。

评论
热度(6)
© 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