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法宽容自己,也没法对世界心存希望。
杂食,三分钟热度,不抱团,不写评论性文章。
每一次写文都是甜蜜的煎熬。我很努力真诚。但我清楚自己拙劣。

故梦非梦【刀锋同人/彬诚cp/盗梦空间AU】01

故梦非梦

01

赵馨诚认识这里,他来过这里。

西边特别鲜艳的茶花,已经结了花苞,但是真正开放,还要数着日子等正月;北屋墙上树上黄色的花是蜡梅,低头望下去那一片蓝莹莹的,是曾被赵馨诚错认成蓝色妖姬的千日莲,他还大概记得这实际上是一种菊花。那边叶子圆圆的,白色的是樱草。只是此时此刻,院子里飘荡着这些花过于妖冶的气息。

果然,他一扭头,庞欣站在旁边指着右边那棵树说着,“其实这个是磬口腊梅了,它这个花上面有着紫色的纹路,仔细看还是差别挺大的,”,她一回头发现赵馨诚对着满院的花愣神,抿嘴一笑,“我怎么在这里自说自话起来,您看,我一说起这些花就停不下来,也不管人家有没有兴趣。赵警官,您累了吧,不如先进屋休息,您也好专心查案。”

赵馨诚顺着庞欣的话客套着,跟在庞欣后面进了屋。然而他现在脑子里塞满了疑问,一刻不停的推演着可能性。毫无疑问,他现在在梦里,至于他是怎么来到这个梦里,在来到这个梦里之前发生了什么,他都不能确定。他习惯性的摸兜,发现韩彬送给他的NAGA打火机已经不见了。

彬送给自己判断的图腾不见了,这个梦多半有危险,至少对自己没有利。但是这个梦为什么会选择一个他曾经破获,某种程度上来说,误打误撞破获,而最后情况相当危险有可能搭上命的案子为梦境构造出现,赵馨诚仍然不能理解。

 

面前的庞欣是一个伪装者,还是他自己潜意识的投射,他仍然不能确定,至少她现在还没有露出马脚。一切的一切,都和赵馨诚记忆里庞欣当时的所作所为没有出入。

大概离去她请自己喝马黛茶还有一刻钟,那么现在摆在面前的重要选择就是,他是否需要顺着已经发生过的现实的故事走下去,选择放了麻醉药的蜂蜜而不是石榴糖浆。还是出于对现有情况的审慎考虑,先选择石榴糖浆,如果这个梦境是按照他曾经汇报的案卷中构建的,那么石榴糖浆里没有麻醉药,不管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先保持清醒总没错,赵馨诚也不太相信眼前这个女人能把他怎么样。那如果这个梦境只是披了个那次案件的壳子呢?

不确定了解这个梦境构造的情况下,只能暂时就像现实一样处理。即使是盗梦者的入门愣头青也知道,不确定梦境构造而随便kick,基本上就是找死的行为。

如果有人要把他赵馨诚拖进一个梦境,而这个梦境又恰恰是他经历过的一个案子,那么筑梦师肯定是听他说过,或者至少是看过他关于这个案子提交的报告的卷宗的并且来过这个庭院,或者,是听别人转述的?想想自己以前那忍不住给全世界讲解案件的德行,再加上袁适那张大嘴巴,赵馨诚暗自思忖后,还是放弃了去圈定筑梦师范围这事情。

赵馨诚一边顺着记忆里去和庞欣搭话,一边试图找出眼前这个“庞欣”的问题,但另一方面他忍不住去想,自己究竟是怎么进入这个梦境的,为什么这么自然?从卵石铺就的甬道走进这个院子之前,到底自己在干什么?

如果有人费心的造就这么一个梦境,究竟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从他这套出什么,还是为了往他脑袋里植入什么想法?

不管是为了什么,赵馨诚的直觉告诉他,这一切都和彬有关。

彬,你现在在哪里呢?

 

评论(7)
热度(24)
© 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