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法宽容自己,也没法对世界心存希望。
杂食,三分钟热度,不抱团,不写评论性文章。
每一次写文都是甜蜜的煎熬。我很努力真诚。但我清楚自己拙劣。

故梦非梦【刀锋同人/彬诚cp/盗梦空间AU】02

故梦非梦

02

 

赵馨诚第一次共享梦境是和韩彬。

 

那天他一如既往的死皮赖脸求着韩彬给他分析自己做的心里侧写靠谱吗。韩彬就坐在一边,端着一杯波本威士忌加意式浓咖啡,静静的听他讲。讲完之后,赵馨诚眼巴巴的等着韩彬评判,韩彬只点了点头表示肯定,突然发问道,“馨诚,你听说过PASIV吗?”

 

赵馨诚歪着脑袋眨巴了两下眼睛,“啊,这是什么新型传染病?禽流感的什么变种? ”

 

韩彬摇摇头。

 

“诶这我哪知道啊?彬,你就别卖关子了”

 

“我记得你们前段时间有过这么一个案子啊,有一个犯罪团伙,接活做一些违法产品。不是枪支,不是毒品,你就不奇怪当时为什么命令下的那么紧急?”

 

“是,是有那么一个。”赵馨诚想了想,“是从国外来的一个盗梦团伙。我和你讲,我们抓到这几个的时候,全他妈搁那躺着呢,每人手上吊着针水,不像犯罪现场倒像是什么无证小诊所。彬,你说这能有多大危害嘛。盗梦,这东西,听着就花里胡哨不切实际的,最后好像是按诈骗罪判的吧。”

 

韩彬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赵馨诚。直到后者被这目光看的有点发毛,开始在心里从头梳理整个案件,找寻那个案子是不是有自己遗漏的线索。

 

“馨诚,你是怎么到这里的?”

 

“我?就像平常一样啊,”赵馨诚抬头看了看韩彬,“我说想找你分析一下侧写,这不就来了指纹了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指纹咖啡屋吧台那的几个人一起回头看了他几眼。,赵馨诚心下纳闷,这几个人看着不眼熟,眼神倒怎么那么奇怪。

 

“你这人,压抑自己的真实感受倒是一流。”韩彬眨眨眼,“这里就没什么和平常不一样的地方?”

 

不一样?赵馨诚回头看看,沙发是沙发,吧台是吧台,他又抢过来韩彬手里的波本威士忌加意式浓咖啡,做了个呕吐的表情,连彬这见鬼的口味都没变啊。怎么来的,就...就从......局里出来,彬说他在家.....

 

赵馨诚猛地一下抬起头,“彬,我现在在哪里?”

 

他问出这句话的一瞬间,吧台本来坐着聊天,时不时往这里看几眼的几个人全部站了起来,大步走过来,不由分说的就打算拎起韩彬的领子。赵馨诚一拳把带头男人击倒在地,把韩彬扯到自己身后,“彬,这都是怎么回事?”

 

韩彬在后面慢条斯理的整理下自己的围巾,赞许的点点头,“馨诚,你虽然反应慢了点,不过潜意识防卫机制还是远远高出一般人的。”然后掏出一把枪抵在赵馨诚太阳穴上。

 

砰。

 

 

 

赵馨诚现在也没理解,人家的第一次共享梦境都是建造城市,折叠空间,见识各种奇幻绝妙的场景,然后自己,在梦里还是在苦逼的做心理剖绘,分析案子,盗梦规则还没闹清楚呢,就被彬一枪kick了。莫名其妙又惊悚无比。

 

对此,韩彬的解释是,本来是打算给你展示一下的,谁知道你反应那么慢,搞清楚自己在梦里用了那么久,药效都到了,也没时间给你来失重kick了,只能一枪崩了,简单便利。

 

 

 

赵馨诚当时被kick,醒了一看在韩彬人民大学家属院的家中,对面韩彬正微笑的看着他。要是搁其他人,估计赵馨诚下意识就冲上去,先重击颈动脉,再锁脖了。然而,看着韩彬,赵馨诚先是愣了半分钟,把不存在的、从脑袋深处传来的悸痛压了下去,然后略带委屈地问道“彬,你在搞什么?”

 

 

 

那个时候,赵馨诚还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是全国,乃至整个亚洲地区最优秀的前哨。他的代号是,安隆汶的死神。

评论(8)
热度(21)
© 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