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法宽容自己,也没法对世界心存希望。
杂食,三分钟热度,不抱团,不写评论性文章。
每一次写文都是甜蜜的煎熬。我很努力真诚。但我清楚自己拙劣。

最近在公众号里看到的最喜欢的一首诗如下

相信望远镜,不相信眼睛

相信望远镜,不相信眼睛; 
相信楼梯,从不相信台阶; 
相信翼,不相信鸟, 
还相信你,相信你,只相信你。

相信恶意,不相信恶人; 
相信酒杯,但从不相信烧酒;
相信尸体,不相信人, 
还相信你,相信你,只相信你。

相信许多人,但不再相信一个人; 
相信河床,从不相信河流; 
相信裤子,不相信腿, 
还相信你,相信你,只相信你。

相信窗,不相信门; 
相信母亲,但不相信九个月; 
相信命运,不相信黄金的骰子, 
还相信你,相信你,只相信你。

作者 / [秘鲁] 塞萨尔·巴列霍
翻译 / 范晔

 

突然戳中心窝所以就仿写了一个非常拙略的彬诚。

 

相信鲜血,不相信眼泪;
相信沉默,不相信故事;
相信选择,但从不相信意义;
还相信你,相信你,只相信你。

相信尸体,不相信人;
相信凌晨三点的风,不相信孩童稚嫩的双唇;
相信结束,不相信放弃;
还想信你,相信你,只相信你。

相信本能,不相信面具;
相信偶然的相遇,但不再相信必然的结局;
相信影子,不相信黑暗;
还相信你,相信你,只相信你。

相信爱,不相信软弱;
相信杀戮,永不相信背叛;
相信死亡,不相信解脱;
还相信你,相信你,只相信你。

如果按照白夜追凶里说关宏峰是周巡浑浑噩噩中的一道光,那么韩彬恰恰是赵馨诚的世界中一道裂缝。他选择追寻韩彬,就是从裂缝中离开,抛弃原来的整个世界。赵馨诚因为韩彬改变的太多了,如果按照书里说的,他接受了韩彬的说法,“人对命运的选择,源自根深蒂固的性格。”那他最后选择去越南,从书里的心里变化看,他的思维方式、人生观都已经很韩彬化了。如果他杀了韩彬,那他自己必然会成为韩彬。袁适真是一语中的。

当然可以说什么爱一个人就要活成他的样子,然而这种执念,我倒觉得更像是,韩彬映照出了赵馨诚灵魂深处的样子,一个原始的、没有经过思想教化的赵馨诚。所以韩彬对他的吸引,是不可能受理智控制的。他只要在这条时间线上遇到了韩彬,那就迟早回来到这个结局。

emmmm大半夜就不搞宿命论了。

附点梗整理

1.赵馨诚执行色诱任务韩彬吃醋

2.一家三口日常

3.监禁黑化

 

然后最近比较忙,大概两日一更吧,正文同。

评论(3)
热度(17)
© 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