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法宽容自己,也没法对世界心存希望。
杂食,三分钟热度,不抱团,不写评论性文章。
每一次写文都是甜蜜的煎熬。我很努力真诚。但我清楚自己拙劣。

故梦非梦【刀锋同人/彬诚cp/盗梦空间AU】03

故梦非梦

03

这世界上有这么几样东西,不管当事人拍着胸脯打了多大的包票,还是有权威机构烫金文书的认定,反正谁信谁倒霉。以上包括但不限于,袁适的格斗水平,隔壁周支队长的好脾气,和赵馨诚的耐心。

当庞欣转过身去,准备贴心地拿出蜂蜜和石榴糖浆缓和苦味的一瞬间,赵馨诚把手中滚烫的茶水往庞欣的方向一泼,没想到庞欣反应也不慢,压低身子在地上打了个滚,同时还顺手把装着蜂蜜的罐子往后一甩,与赵馨诚掷来的玻璃茶杯在空中哐啷一声撞得粉碎。赵馨诚趁此机会反手从身后掏出甩棍,一棍子就抡了过去。

管他蹊跷在哪里,先一棍子抡过去就见分晓!赵馨诚心下暗想,凭着直觉,他还没错判过哪个嫌疑人。

庞欣重心下沉前倾躲过一击,接着闪到赵馨诚身侧,右肘猛击肩膀试图卸掉武器。赵馨诚心道,这个伪装者难道没有伪装过女人,居然还试图拿这具身体的力度跟我硬拼?他没有迟疑,上肩一个背胯将庞欣猛摔在地。但是没来得及下一步动作,对方手里凭空出现一支枪,正正的对着他。

赵馨诚僵硬在空气中。

两人保持这种姿势对峙了几秒,庞欣突然笑了,“我说老赵,既然是做梦,干嘛不做大点,梦里的武器还执著于自己那根破甩棍啊。这点想象力,”赵馨诚看着面前的庞欣骨架向两边变宽伸展,脸上的线条像波浪掠过一样塌陷、再隆起,身上的衣服经纬线分离又快速搅紧。她,不,他缓缓站起来,左右用力地歪了歪脖子,嘲笑道,“怪不得你们家韩彬说你不适合盗梦呢。”

赵馨诚深呼吸,压抑下自己想变出来火箭炮直接往这张脸上轰一炮的冲动,“关宏宇!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什么时候潜入进来的,还有——”

“停停停,”关宏宇往两人打斗后已经七零八落的客厅中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你们这些人,当久了警察吧,老朋友叙旧都不会,上来就是一个接一个问题,搞得和盘问罪犯一样。”他伸手往茶几下一勾,竟然抽出来一瓶冒着冷气的格兰芬迪,酒一搁,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来吧,赵警官,就让我大发慈悲的来解释解释你满肚子的疑问。不过,你得首先告诉我,你是怎么看破的?”

 

 

“大概两三个月前,韩彬突然来找我哥,提了个很奇怪的要求——如果你去越南,务必在路上告知你几个信息。估计你现在也纳闷着呢吧,你的NAGA打火机,也就是你的图腾,不在你身上了对吧?图腾这事除了你自己知道,应该就只有韩彬知道了吧。我提这事,一来为了让你相信,这次的事情是韩彬委托我们的;二来,也是告诉给你传达他的一个意思,你的图腾不能继续使用了。赶紧换一个,越俗套越好,什么灌了铅的骰子,重心特殊的挂坠啊,千万不要带有和韩彬相关的印记。诶,别问我为什么,我就是个传话的。何况这信息量从韩彬到我哥那里再到我这里层层递减的,我知道的也不多。”关宏宇把剩下的半杯酒一饮而尽,放下的瞬间酒杯又慢慢悠悠的自己回满了。

“我倒是好奇,2.13那案子一破,你再也没涉足过盗梦相关的圈子,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安稳日子过着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来这里?再者说,有什么信息不能直接间接的说,非要这么费劲儿,潜入我梦境就不说了,还搞出来这个案子。”

“几年前,韩彬帮了我哥俩一个忙。我关宏宇从来不欠别人人情,这就是我为什么会趟这趟浑水。但我丑话说在前头,韩彬帮我们逃脱全城追杀这事,我这次大老远跑一次越南也就结了。之后的事情,是为了叶方舟那次的案子他救了我哥一命,这是我哥欠的人情,这人情还起来可就麻烦了。我哥要来,我是担心我哥那小身子骨,才同意的。不过真要出了什么事,人命关天那种,抱歉,我哥和我的命第一,你们俩儿亡命鸳鸯自求多福吧。”

“行了,少扯那些有的没的,”赵馨诚盯着关宏宇,“什么叫‘之后的事情’?”

关宏宇笑了笑,“你下一站打算干什么找什么人,你就继续干继续找,今天这梦就当没发生过,至少不要让你的行程表面上和之前不一样。”他望向庭院外面,像是听见了什么声音,“可以啊赵馨诚,你这个潜意识防卫者倒是速度挺快,说实在的,一般受过训练的人也别想绕过我建的不可能空间找到这里来。我时间不多了,长话短说,你找死我不拦着,但是不是现在,你现在这一站要是什么事情都知道了然后死掉了,韩彬把账算到我头上,这后果我可承担不起。第一个图腾的事情我说完了,第二件事情,自己长点心,我今天能潜入你梦境,是用了点手段,就不和你细说了。但那帮人手段更高,我也不能指望你次次防住被潜入梦境这第一步。就从被潜入之后说吧,你潜意识防卫不错,但是重点不是结束盗梦行动,而是注意在这期间混淆视听。”

“什么意思?”

“知道我今天为什么非要建个记忆里的空间场景,犯个盗梦的大忌吗?得啦,少贫了,你他丫的才女装大佬呢。因为要测试你在梦里的反应,而你这个反应,实在是太赵馨诚了知道不?他们要的是你的反应,你记忆里的东西,通过这些个暴露的信息。”

关宏宇低头看表,“没时间了,最后一遍,在得到我或者我哥的下一步消息之前,三件事:一,换图腾;二,在梦境里别那么赵馨诚,怎么别扭怎么来;三,继续你原来的行程,装作这个梦不存在。”

关宏宇站起身来,推开客厅连接卧室的门,“呼”的一声,冷风猛地灌进来,赵馨诚一个激灵,往外一望,外面是绵延不断几近垂直的悬崖,底下海浪拍在悬崖上,发出巨大的声响,溅起白色的水花。远处天水相接的水平线上太阳正在一寸寸的落下去,照的整个海面霞光万丈。

关宏宇再次做了个请的手势,“这个kick够意思了吧。”说完他转身就往外迈,左脚都踏空了又硬生生收回来,“对了,临走前还有句话,算我送你的。你自己为了谁干了什么不要了什么,自己心里有点数,人总以为自己面前摆着的东西多得很,其实拿一样少十样,该扔的早点扔了吧。”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我也回赠你一句话,”赵馨诚扬了扬下巴,示意关宏宇注意自己腕上的手表,“回去好好补补奢侈品知识吧。庞欣那块表,马耳他系列,江诗丹顿,真货。我印象很深,这才是我看出来你是个赝品的真正原因。对了,我先走一步。”说完,绕过关宏宇径直跳了下去。

 

 

雨很冷。

这是赵馨诚醒来第一个反应,他反应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自己正在广西,去四道镇的路上。敞篷的拖拉机在路上摇摇晃晃,带的他在车里也磕磕碰碰。他往小的可怜帆布底下挤了挤,心不在焉的琢磨着,关宏宇是什么时候潜入的。赵馨诚决定先不去想这些,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到第三站的黄锋,拼起来他缺席的,彬的人生拼图。

 

评论(8)
热度(16)
© 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