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法宽容自己,也没法对世界心存希望。
杂食,三分钟热度,不抱团,不写评论性文章。
每一次写文都是甜蜜的煎熬。我很努力真诚。但我清楚自己拙劣。

故梦非梦【刀锋同人/彬诚cp/盗梦空间AU】04

故梦非梦 

 

04

第一次共享梦境后的赵馨诚曾经问韩彬,你是盗梦者吗?韩彬则漫不经心的回答他,你不是不相信盗梦吗?

赵馨诚一如既往的打破砂锅问到底,那你又是从哪里搞到PASIV的,从哪里学会共享梦境的?韩彬瞟了他一眼,问这么详细,你是要立案侦查吗,赵警官?

赵馨诚先嬉皮笑脸的说,我怎么敢啊,韩大律师。他又仔细的想了想说,这方面法律法规并不健全,不,应该说基本上是盲区,共享梦境我倒是觉得没什么,就是有点疼。赵馨诚按了按自己太阳穴,但是,你能答应我用它不去伤害别人吗,彬?

这一次韩彬很认真的看过来,眼睛黑的没有生气,深不见底。梦境和现实完全不一样,你以为的伤害是什么,馨诚?

当时的赵馨诚还不知道韩彬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他以为是把韩彬惹得不高兴了,赶紧解释了半天自己的意思,一口一个彬啊,我最相信你了。最后把韩彬烦到笑了,摆手道,你这贼厮鸟,行了,我就是搞个PASIV自己玩玩。不行,晚上蹭饭可以,那案子我不想继续听了。

至于依晨,韩彬说这事情毕竟有一定危险,不想让她扯进来。赵馨诚也很知趣没把这件事情和别人提起过,共享梦境成了两个人心照不宣的秘密。他到很久以后才反应过来,如果不是真正的业内从事者,怎么会了解的那么深呢。他只是一如既往的,下意识觉得,韩彬了解什么,都是非常自然而然的事情。梦中如此,现实中亦是如此。

 

 

第二次和韩彬共享梦境的赵馨诚是出于一种好胜心理,他要求韩彬重建一次场景,并认为自己一定可以找见漏洞。韩彬如他所愿,只是在那一次梦境里,韩彬先是把指纹咖啡厅的镜子分裂旋转,构建了一个不断重复,理论上无限的指纹咖啡厅。那些如等边三角形相对着的壁炉们一起在纵深感极强的幽暗空间里微微发热。四面八方的同一个吧台服务生同时给赵馨诚递上一杯咖啡,在空气中蜿蜒出美妙的白气。

韩彬接着将海港分局的办公楼拆分成方块,搭建积木一样重新组合成一座通向高空的阶梯,当两人顺着阶梯信步而上时,他又折叠了整个津港市。那一瞬间,街上的行人停止前进,奋笔疾书的学生掷下钢笔,街头斗殴的人收回拳头,冥思苦想的学者睁开双眼,整个城市的所有人,全部抬头,怒视着空中,正站在高梯上的二人。赵馨诚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在俯瞰众生。然而这些人,赵馨诚的潜意识投射们,虽然用仇恨和愤怒的眼神看着他们,呵斥、痛骂着他们,但是没有一个人再去攻击韩彬。

当然,赵馨诚那时也不懂这意味着什么。他只知道,自己对共享梦境入迷了。他开始挤出时间向韩彬学习有关梦境的一切,多亏梦境的时间是现实时间的20倍,几乎没有多久,韩彬对他说,馨诚,想把梦做大点吗?

 

 

金黄的银杏叶打着旋儿飘落下来,悠悠的停在了半空中,树下的人正靠在树上,脑袋耷拉在肩膀上,均匀的喘着气,睡的正香。银杏叶在这人面前来回晃了晃,像是等的不耐烦,用扇面的一边轻轻扫了扫他的眼睛,于是赵馨诚扑闪几下睫毛,醒了。

他看着在草地上跳跃的光斑愣神,那片银杏叶转了个圈,变成一把钥匙准确无误的砸在他手心。赵馨诚站起来,握着钥匙在空气中拧了几下,身后的银杏树皮开始皴裂扭曲,直到裂出一道门的形状,“嘎吱”一声朝内打开了。赵馨诚走了进去,沿着旋转的楼梯一步步向地下走去。

头顶的木质逐渐变得坚硬灰暗而棱角分明,空气也逐渐潮湿阴冷起来,赵馨诚再次看见光一步迈出去的时候不禁哑然失笑,他从一座假山中钻了出来。

他往外走了几步,端详这座黄石堆积的假山,发现在山顶有一个四方小亭,彬正在那里远眺,还应景的穿了一袭青衫。他快步穿过蹬道绕行上了假山顶,没来得及发问,韩彬就开口了,“馨诚,你知道M.C.埃舍尔吗?”

赵馨诚顺着韩彬的目光看去,远处是绿杨城郭,近处是怪石嶙峋掩映于秀木繁阴,俨然是身处中国古典园林中,而此时彬却和他讨论这叽里咕噜的外国名字,实在是有点荒诞。“不知道,共享梦境的创始人吗?”

韩彬指着假山西北侧的一棵树,让他再仔细看看。赵馨诚一眼就看见了那树上确定无疑的,一扇由树纹构成的门,他从夹克里掏出刚刚的钥匙,再次扭了几下,就看见那扇门,远远的,开了。赵馨诚重新审视这个空间,地面绝对水平,又回忆刚刚自己下楼梯的场景,确定无疑自己刚刚是在向下走,他思考了半晌,“彬,这是光影效果吗?”

韩彬笑而不语,示意他跟着自己向下走,沿着另一条蹬道,经过山屿、山口、峭壁、山涧和一方清幽的深潭,到达假山中与蹬道形成立体交叉的山腹中。又穿过一个假山中阴凉的小院,踏过石桥,直至到达傍岩而筑的石室内。石室外有桃树一株,不合时节的灼灼其华着。①

赵馨诚恍惚间有种错觉,仿佛自己如古时文人雅士随朋友游园一般。然而这错觉没几秒,就被韩彬拿出来的一幅画打破了。

一幅西方的版画,黑白,充斥着几何、阴影、透视的西方作品。一条瀑布横亘画面,川流不息,又和周围的建筑矛盾而古怪的成为一个整体。②

“埃舍尔的《瀑布》,”韩彬观察着赵馨诚脸上的表情,“馨诚,你现在想明白了吗?”

 

 

注释:①这座假山的描写也就是本段,基本来自于周维权老先生的《中国古典园林史》的个园。

 ②埃舍尔的《瀑布》如下。

 

碎碎念,剧情大概是很明显的双线了。总之,想要去描写出不同的瑰丽梦境。

评论(10)
热度(17)
© 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