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法宽容自己,也没法对世界心存希望。
杂食,三分钟热度,不抱团,不写评论性文章。
每一次写文都是甜蜜的煎熬。我很努力真诚。但我清楚自己拙劣。

他【彬诚cp/银翼杀手2049AU】

超级爱银翼杀手,加上今天一讨论,突然脑洞。写出来好心安睡觉。

警告:报社,混乱,OOC。
警告:报社,混乱,OOC。
警告:报社,混乱,OOC。

楼梯,楼梯,楼梯。
芯片,芯片,芯片。
木马,细胞,连接。
玻璃房里面的男人闭上了眼睛。
是真的。

他坐在车里,赤褐色的灰尘。

他杀了那个人,鲜红的血流过浅蓝色的芯片。

他用自己记忆里的赵馨诚设置了虚拟投影赵馨诚。
赵馨诚模仿自己制造了他记忆里的赵馨诚。

他站在玻璃房外时,赵馨诚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这个人,这个人的所有过去,都是他自己的过去。
他靠渺小的,黑暗中晃动的烛光的混乱记忆长大。别人的记忆。
赵馨诚说,我尽量给他们一个好的过去。
赵馨诚看见了他记忆里的那个伙伴,保守秘密,一起藏起阿努比斯吊坠。
赵馨诚说,是真的。

他回到家。打开投影仪。
他站在阳台上,广告的女声飘过雨雾。雨在晃动的灯光中,存在,不存在。
馨诚站在他旁边。在晃动的灯光中,存在,不存在。
他说,那是真的。。
馨诚说,那不是我。
馨诚说,你看我说过,你是不一样的。你就是那个孩子。
馨诚说,你要有一个名字,不是死神,不是K。
馨诚说,彬。

韩彬离开前,馨诚说,把这里的我摧毁。
他说,如果出了事,那你的数据会全部丢失。
他说,你会死。
馨诚说,真正的死亡。
就像可以佐证真正的存在。

馨诚最后对他说,彬。剩下的淹没在消失的影像里。

死神也有眼泪吗?

复制人也有灵魂吗?

程序也有感情吗?

你以为自己是那个孩子?
死神也会希望自己是救世主吗?
你要去找那个孩子的父亲。

韩彬最后拉过大衣,挡住伤口。他站在玻璃房外。
你是赵馨诚。
玻璃房内的男人点了点头。
又摇了摇头,我不是他。
也不是他。
韩彬说,读取我的记忆,拿走吧。
你曾经给了我你的一部分人生,现在我把我的还给你。

韩彬走出玻璃房,在台阶上躺下。看着天。
白色的雪。
落在他的脸上。
玻璃房内,赵馨诚说,等我一下。
他伸出手,去接和房子外一样的同一片雪花。
记忆做的如此真实,雪花悄悄地在手上融化。

赵馨诚感受着自己体温慢慢变冷。
韩彬的脸上积了薄薄的一层雪。
直到韩彬的记忆终于走到了尽头。
就好像他自己也死去了一次。

但他不是他,也不是他。
他们都是虚假的。
他也不是真实的 。

评论(1)
热度(14)
© 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