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法宽容自己,也没法对世界心存希望。
杂食,三分钟热度,不抱团,不写评论性文章。
每一次写文都是甜蜜的煎熬。我很努力真诚。但我清楚自己拙劣。

故梦非梦【刀锋同人/彬诚cp/盗梦空间AU】05

故梦非梦

05

 

 

10:00.am,津港,晴

 

你觉得就凭你翻腾出的这点黑历史就能吓退赵馨诚?你家二狗子可是颠颠儿的跑越南去了。我看你俩真是当局者迷。关宏宇抱着双臂靠着天台的栏杆不屑道。

韩彬没看他,抬头望向另一边沉默不语的男人,我记得你是伍玲玲那个案子之后开始涉足盗梦行业的吧,关队?

对呀,我哥不是当时被霞姐那拨人胁迫了嘛,关宏宇快步走到他面前,不是,我说你干嘛没事老揭我哥伤疤啊!我哥他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关宏峰斜了一眼,关宏宇不服的嘟囔了句果然是表弟,就站到一边去了。

嗯,那宏宇就是后来2.13那案子发生后,你们二人共用一个身份的时候开始学习成为伪装者的,对吧?

这怎么了?关宏宇挑了挑眉。

所以你们入行前,盗梦行业里曾发生什么,你们都不清楚。韩彬笑得很平静,今天让我为二位讲个故事吧。

在几年前,有两个盗梦行业的,韩彬微不可察地停顿了一下,(但关宏峰看了他一眼),情侣。当时有一群人抓了其中一个,为了拷问,也有可能只是寻仇,搭建了一个后来据利益相关者讲述,非常拙略粗糙的梦境。

关宏宇几乎是当下脸色就变了,韩彬抬头看了他一眼。没错,他们在那个盗梦者的脑海里以各种方法撕碎了他爱人投影三百次,直到他终于开始动摇,开始思考,这是否真的只是梦境,如果不是,我是否放任所爱死在面前却袖手旁观。怀疑的种子种下去,梦境与记忆交错生长,他最终被恐惧吞噬,自己滑进了limbo。①

当然,方法总是在进化的。韩彬掏出NAGA打火机给自己点了根烟,手指轻轻在这馨诚曾经的图腾上摩挲了一下,继续说道,又过了几年,又出现了两个人。那个被拖进梦境的女的有一定程度上的情感缺失,第二轴人格障碍。她的名字我记得很清楚,shaw,因为她创造了盗梦行业至今为止没有人能打破的记录。这件事情是我从一份残缺的资料上找到的。上面只写到她梦境构造的目的是混淆记忆和现实,还有简单的过程记录。

关宏峰开口了,她的梦境应该是极致仿真的现实世界吧。

关队说的没错。她从梦境里醒来,每一次都是已经被拯救,然后梦境再一次次把方向修正到她不得不去杀她的伴侣,于是她一次次在梦境里自杀。七千多次。

这些狗娘养的!关宏宇当下就红了眼圈,他咬牙切齿道,这些王八蛋,畜生!他自己没有意识到自己提高了音量,近乎吼道,然后呢?

然后?韩彬笑了,我不知道,资料既然中断了,她可能逃出去了吧。至于最后,韩彬的脸在烟雾中晦暗不明,应该是真正的自杀了吧。②

关宏宇没有再说话,拳头捏的咔吧响。

这只是我听闻的那么两件事情,当然想要做出这样的事情也不是那么容易。毕竟进行这种仿真度的梦境,持续时间这么久,并不是一般的盗梦团队能做到的。即使是一流的团队,也很难坚持这种长时间的负荷,付出将会极其巨大。

关宏峰拍了拍他弟弟的肩膀,又回头去问韩彬,那你认为,别人会用赵馨诚来对付你?

不,我不认为那群人渣会这么老套。

 

 

15:00.pm,四道镇,小雨

 

四道镇,六百户人家,一条摆明了自己是主街的柏油马路,除了这场没完没了的雨和满地泥泞,赵馨诚觉得,这第三站的寻人顺利的有点过分了。

赵馨诚在那卖瓜果李桃的小卖部前看见老板那双眼睛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找对了。那在眼睛位置的两个窟窿里交错盘杂的红黑息肉,宛如两条蜈蚣想从眼眶里钻出来,赵馨诚看到的第一眼,不是惊惧,而是熟悉。

有那么一次,彬说要带尝试多层梦境,在三层梦境里,彬一向绝对的控制权像是出了偏差,里面出现了很多奇怪而特定的意象。不,只是当时的赵馨诚觉得奇怪罢了,在这趟越南之行开始后,赵馨诚就明白,那些意象是彬记忆的投射。那次的多层梦境以提前kick结束,之后彬再也没有和他尝试过两层以上的梦境。

而那双眼睛,曾经在梦里与他打过照面,虽然只是一瞥,然而当时头皮发麻的感觉仍然历历在目。

赵馨诚走到屋檐下,卸下背包,“老板,菠萝蜜怎么卖?”

对方笑道,“小兄弟,你真有心买吗?”

他给自己满上了酒,精准的像个健全人,“来我这儿买东西的,除了穿拖鞋的本地人就是穿旅游写的小年轻,可没你这穿皮鞋的大主顾。”他指了指自己空洞眼眶,“我虽然看不见,但也不瞎。”

话都说到这份上,再隐瞒也没多大意思。赵馨诚本来也不怎么指望自己能在娜迦小队成员下多扯什么。“你就是黄锋?”③

老板没中断自斟自饮的说道,“赵馨诚,你知道你背后有多少条鬣狗寻了味儿跟来吗?”

赵馨诚听到这话也没多吃惊,反而一屁股坐在地上,冷笑道,“老板是担心打扰到自己生意不成?”他从包里掏出烟点上,递了过去。

黄锋也干脆利落的接了过烟,让人实在没法相信他已经失去了眼睛,动作没有一秒钟的停滞。他凭空让烟慢慢在燃烧了一阵儿,直到烟灰一截断在地上,才叹了口气,“算了。” 

赵馨诚被他这一阵沉默搞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决定继续自己的问题,`“九四年,韩彬的前女友陈娟客死柬埔寨,她接触过宾森;同年,韩彬出现在越南;九六年六月,他和你们一起出的‘弑子行动’,目标是宾森;这些他几乎杀光了所有当年和陈娟一同赴柬埔寨的同行者。我还有很多问题——”

黄锋扭过头来,像是用那双“眼睛”盯着赵馨诚,那红黑色的蚯蚓几欲爬出眼眶,“你现在还有心情去管这些以前的事情?”

“我想知道我最好的朋友,以前都做过什么。这对我很重要。”

“‘最好的朋友’?”黄锋轻蔑地哼了一声,“我看你们谁也没把对方当朋友。赵馨诚赵警官是吧,你知道嘛,你找死,我本来不应该拦着的,我甚至很高兴送你一程。但是有个人不想让你看见地狱。”

赵馨诚听到这回答,内心一震,脱口而出,“是彬吗?他来过,他说了什么?”

黄锋却又靠回去了,舒展身体,“你之前好像不是想问这些问题吧。”

赵馨诚看他的样子料定他不会回应关于彬现在的事情,另一面想起关宏宇在梦里和他说的话。他一面觉得从来到越南后,从时天那里知道彬即是“安隆汶的死神”后,相处八年的彬像是陌路人一样,另一方面觉得彬还是那个他认识到温文尔雅的,普通人。这种剧烈的矛盾让他明知彬在背后编着巨大的网,然而他隐隐觉得不安还是要一如既往的往里跳。

虽然出发前他和杨子发生了冲突,但是其实内心深处他和他们并没有区别,他也相信彬做这一切是有原因的。只是相比之下,他更加清楚,这种相信,更像是希望,他希望彬的杀人是有原因的。他希望袁适那些关于seriakiller(连环杀手),massmurderer(屠杀型谋杀犯)的说辞都是放屁,他希望彬就是有苦衷的有原因的。

而他想知道这些原因。

“姚江和阮八反目的原因是什么?”

 

 

①致敬暗行夏夏大大的盗梦同人EA《Teddy》。

②根肖的故事。为了说清楚故事,于是顺带了一个小小的私心,不知道不影响阅读。

③因为这段对话完全来自原书《刀锋上的救赎》,所以注明一下。

 

 

嗯,韩彬担心的那种可能性不会是主剧情展开的。韩彬大佬是那种一昧防御的人吗?当然不是。

另外,刀锋和白夜的时间线如果正儿八经的整合又会是一项大工程,所以他们的对话里我都回避了具体的时间。但是白夜是发生在刀锋前的,这也是双关兄弟欠了人情来帮韩彬的条件。

以及我很不想直接的和原著的对话一样,但是和黄锋的对话还是就这样展开了。以后不再会有了。

评论(8)
热度(11)
© 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