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法宽容自己,也没法对世界心存希望。
杂食,三分钟热度,不抱团,不写评论性文章。
每一次写文都是甜蜜的煎熬。我很努力真诚。但我清楚自己拙劣。

故梦非梦【刀锋同人/彬诚cp/盗梦空间AU】07

故梦非梦

07

07

关宏峰说这事你最好别说,就算说你也自己好好琢磨着怎么说,这意思是你婉转点,没说出来的话是赵馨诚遇见和韩彬有关的就办事不过脑子。关宏峰料想着自家弟弟好歹也是生意场上呆过,后来在盗梦行当伪装者混的风生水起的人,就算不太会婉转连哄带骗着总能过得去。他没想到关宏宇想的完全不一样,关宏宇打听的是赵馨诚一回来就要被袁适叫过去,美名其曰探讨,实际就是交换信息加拉拢阵营。他对袁适没好印象,觉得这厮就是不过外国镀层金回来好吓唬人,没实战经验还是个心理变态,看着精神不正常的人就恨不得抓起来做成标本研究。眼前摆着个连环杀手韩彬,在关宏宇脑内小剧场中,袁适已经拿着手术刀准备解剖大脑了。他想着得把赵馨诚一句话拉过来拉到他们这头,还得是头也不回的那种。

何况,他也没说假话,韩彬绝对是出事了。

只是关宏宇没有想到,他随口说的浑话还真的误打误撞就成了。他当时称呼赵馨诚和韩彬是一口一个亡命鸳鸯小两口,纯属戏谑,毕竟还有潘雪晶在呢。当然这都是后话了。当时的关宏宇发现这次的话说大了,在约好的音素酒吧见了面,赵馨诚就阴着不说话。关宏宇应该说是习惯别人阴着脸的,从小一块长大的哥哥和纪委一样见了面就能从上衣第几颗扣子没扣推出来昨天晚上他关宏宇违反了几条治安管理条例;后来和亚楠谈了恋爱,嗯自家女人这怼人技术全长丰支队都知道。

但是关宏宇看见赵馨诚沉默的那张脸心里还真有点犯怵。一来平时阳光到有点蠢的人一阴下来总让人不习惯,二来他担心赵馨诚这人一激动真弄出什么人命,第三就是,赵馨诚阴沉的这个样子,太像韩彬了。

他突然特别理解当初破2.13那个案子时他和他哥共用身份,后来知道实情的周巡还是认错了他那次叹的那口气,你真是越来越像他了。这种于当事人没有察觉,于旁观者却触目惊心的变化,细咂总有点不是滋味。

关宏宇赶紧坐下来,却不知道这话从哪里开始讲。这事他没和他哥商量,当然更没和韩彬说,他自己深呼吸一口,决定干脆把计划全抖落出来,落个敞快。

韩彬他,人没事。关宏宇没顾上注意整个人都放松了的赵馨诚,他出事,是我和我哥推断的,他之前说要去见个故人,只能一个人好要点情报。但是约定的时间我没接到他,后来再回到仓库时,他明显经历过一场恶斗。关键是,他回来以后很突然的说,要把你剔除出整个计划。

关宏宇抬头小心地注意了一下赵馨诚的表情,没想到不是愤怒或者疑惑,倒更像是...欣慰?这算什么。关宏宇暗暗腹诽,难不成这家伙因为自己曾经在计划里就满足了吗?

韩彬他自己没有说原因,但是很坚定。鉴于这个计划筹备时间之长,我哥分析,韩彬很有可能是经历了一场梦境,具体是什么不知道。但是肯定是和你相关的,不太好的……话说你这趟越南之旅应该明白点了吧,这个不好的程度,应该是非常严重的。所以我们觉得你不能第一时间见他。

赵馨诚的心在几分钟内跌宕起伏出了几年都没有的刺激,他现在说不上自己什么心情,庆幸,大概全是庆幸。他甚至怀疑眼前这位是故意大喘气着来回折腾自己,其实他只要一句,韩彬他,人没事。他不能承认自己阴暗的心理,听到关于他的原因,他会觉得开心。这开心太过恶毒自私,以至于他不能承认,压抑到了自己都真以为没有地步。他桌子下的手把玩着自己新的图腾,因想到彬的阿努比斯吊坠而制作的——重心特殊的三棱锥,一个粗糙的金字塔。三棱锥反反复复在他手心立起,倒下,告诉他,这不是一场梦。

他不说话,平静下来重新回顾着关宏宇的话,知道现在是个套话的好机会。他努力酝酿点愤怒,试图搞出随时会抽身离去的感觉,问道,什么计划?

关宏宇又和刘音要了杯格兰芬迪,压低声音,你知道韩彬所关系的机密文件吧?

赵馨诚了然的点点头,全然不知道自己也被人算计了,应道,红色高棉那些?

关宏宇内心大喜,他和他哥这次的还人情着实让他不安,他对韩彬缺乏信任,很多深层的东西还不清楚。他只知道此事和韩彬的过去相关,却缺乏一个入手点,他装作很是了解,对,对,有人想潜入梦境偷取这些文件。

赵馨诚不信,就算他们进的去,也不可能从彬的梦境中偷取到什么。

没错,但是那群人请的盗梦团队不一般,关宏宇眯起眼睛假装一时想不起,余光却关注着赵馨诚的反应。赵馨诚试探的接道,梁枭?

梁枭估计只是幕前的小喽啰,关宏宇嘴上轻飘飘带过去,心里却暗暗记下名字。梁枭。继续道,没错,但是如果他们失败而归,必定还会有其他团队,毕竟这些资料事关重大,恐怕那股势力不会善罢甘休。所以韩彬打算将计就计。韩彬假装被侵入,当他们偷取信息时,在他们的梦境中反植入一个想法——

这不可能。赵馨诚打断,这不可能。以身涉险,假装梦境被侵入的先例并不是没有过,但只能引导对方到错误的信息,一旦对方发现就会立刻撤出梦境,而植入想法,寥寥无几的成功案例不说,业内的绝大多数人都不认可这些案例的真实性。把两件事情结合,根本就是绝无可能的。即使是彬。

即使是彬?

评论(3)
热度(11)
© 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