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法宽容自己,也没法对世界心存希望。
杂食,三分钟热度,不抱团,不写评论性文章。
每一次写文都是甜蜜的煎熬。我很努力真诚。但我清楚自己拙劣。

【宝钻/魔戒】重生之战(全员,现代高魔AU)1~5

 标题:重生之战

原作:精灵宝钻/魔戒

作者:free221

分级:辅导级(PG)

警告:无警示内容 

配对:FF,MF,泉花,ET,吉尔加拉德/凯勒布理鹏,AL,陶瑞尔/亚玟无差,贝伦/露西安

注释:注意:1.人物名字基本采用台版翻译

2.非严谨考据党,有错误请指出,不过重设 较多,时间上比较混乱。如果有OOC欢迎探讨好改正

3.点漏请说明原因

简介:两百年前神的开恩复活了许多精灵,但受伤特别严重或没有留下尸体的精灵因为没有盛装灵魂的容器依然留在曼督斯神殿。当得知索隆有重塑躯体的方法时,各方势力决定为此而战,为曾经的亲人,朋友,或者爱人。





重生之战


下了雨,又刮了风。风凛冽着,芬国昐也不笑,裹紧大衣穿过了街道。下午四点,人不多,在费纳芬的甜点店。芬国昐要了多纳圈和苦咖啡,费纳芬递给他盒子,上面别着一只金属熊。
费纳芬笑,好天气。
芬国昐低着头,又要开战了。
费纳芬说,你不去的。
芬国昐停了停,我不去的,开始喝咖啡。
费纳芬开始往桌子上摆花。
可他们与咱们相比只是孩子。
费纳芬几近愤怒,孩子,为这群孩子我们曾与泰勒瑞结仇,与辛达交恶,而你如今,我的兄长啊,你到底在想什么?我恐怕找不到第二次复活你的机会。
芬国昐低声道,他们找到了重塑形体的方法。
费纳芬怔了一下,苦笑道,为他?那我是拦不住你了。
他转过身背对芬国昐,你何必来告诉我。


梅斯洛斯深吸一口气,谁告诉芬巩的?谁告诉芬巩的!
卡兰希尔给了他一个黑色的笑。梅洛洛尔应了。
梅斯洛斯的怒气被他一句话说没了。
他说,哥,你忘了凯勒布理鹏?
梅斯洛斯垂下眼睛,吉尔加拉德?
梅洛洛尔点点头,是他来问的。现在,这已经不只是我们的事情了。


你不必去。
就让你们远征队败我的钱?埃尔隆德,你知道我为什么叫异界最佳投资者么?
埃尔隆德不再说话,他看着瑟兰迪尔。
那双灰色的眼睛曾经可以歌唱,如今这里面只有沉默。
我知道除了他,还有你养父的父亲,还有你的王的挚友——
却与你无关。
埃尔隆德知道自己的话过分锋利了,但他仍然毫不犹豫。他已经承受了足够多的失去。
瑟兰迪尔却笑了,是么?埃尔,你又在高估自己的谈话技巧了,你为何心中有恐惧。
这问题的答案过于简单以至于埃尔隆德再次沉默。
瑟兰迪尔站起来,为打败魔苟斯,我们曾拼尽所有,为打败索隆,我们曾并肩作战,我们无法毁灭黑暗,但我们曾经为中土驱散他们。我们的对手不变,你为何因恐惧赌失败?
我从不畏惧失败。埃尔隆德看着瑟兰迪尔,这一次他毫无保留。瑟兰迪尔看清了。
瑟兰迪尔吻了他。
不,爱不会锻造恐惧。他轻声说道,我会活着。


母亲,您现在为何犹豫了?露西安几乎要落泪了。
而美丽安只侧对着她,在罗瑞安的长椅上静默着。
露西安走到她面前,轻轻握着她的手,不发一言。
你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在天空变换颜色时,美丽安开口道。
我不畏惧。
不,不是再次面对黑暗,我说的,费诺里安以及诺多其他家族间的嫌隙,你不懂,你不会处理这些。
可是贝伦——
贝伦确实知道,但是他资格不够。诺多心高气傲又一意孤行与第一家族保持距离。第二家族尚可往来,何况还有爱隆这根纽带。
我还记着一千年前的事情,怎么可能不与费诺里安保持距离。
美丽安只似已知晓什么般叹了口气。


吉尔加拉德打开门的时候愣住了,祖父,您?
他发现自己没有言语也没有立场劝阻,芬国昐言简意赅,你的队伍。
吉尔加拉德伸出右手,光芒渐盛,空气中开始浮现徽章,除了第二家族的人,还有原贡多林的金花和涌泉领主,林谷之主和绿林之王,此外,露西安和贝伦曾找我商议此事。他停顿了一下,我想,这支队伍还是交给您领导。
芬国昐摇头,此事再做定夺。这支队伍都是勇者,可以一当百。只谨记,生者为重。
是,需要准备武器么?
拿点就好。真正开战没有多大意义。芬国昐低叹,我们还是以谈判为先。
吉尔加拉德脑海中浮现出安纳塔的面容,他能感受到血液的沸腾,但仍克制道,与魔鬼谈判是不可能的。
如果不是两百年前神的开恩,谁又认为重生是可能的呢?爱仁尼安,我不愿一语成谶,但此次所前往之人心中均有执念,魔鬼最擅蛊惑人心。别被自己迷惑,多加小心。
吉尔加拉德看着祖父沉静的面孔,心里出现了第一道裂缝。

评论(7)
热度(18)
© 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