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法宽容自己,也没法对世界心存希望。
杂食,三分钟热度,不抱团,不写评论性文章。
每一次写文都是甜蜜的煎熬。我很努力真诚。但我清楚自己拙劣。

【宝钻/魔戒】重生之战(全员现代高魔AU)6~10

重生之战



凯兰崔尔站在蓝花楹树下,任凭蓝紫色的花瓣掉落在她的金发上,偶尔有路过的行人被这一幕美得目瞪口呆,有个朋克打扮的小伙子甚至想四下找找是不是有隐藏的摄像头。
作为中土最好的读心师,这些普通人的秘密她甚至不需要一瞥就了然,她与这棵苏醒的蓝花楹树精打了招呼,后者腼腆地为她送了一阵清香。
她轻嗅的时候意识到雅瑞希尔来了。
你来了。
白公主点点头,轻轻地搂了搂堂姐的肩膀,你不只是为了来对我说保重的吧?
你总这么单刀直入,凯兰崔尔笑了,我本打算把这礼物留到最后。
她像是在抚摸空气,但雅瑞希尔看见了那把在下午阳光微微泛光的宝剑,她看着凯兰崔尔的眼睛,摇摇头。
我知道你的宝剑早在几百年前已经损坏。这一场战争,不适合读心者的参与,我——
那你也不能把这把剑送给我。雅瑞希尔握住堂姐空出来的手,送我几句话吧,堂姐,那胜过一切。
凯兰崔尔,世界上心理学专家和沙龙女王,异界中的读心者和预言者,此时却只想长叹。
她说。


不过心之所向。
就像您对艾克西利昂先生?这位记者紧张地按着镜框,问题却穷追不舍。
格洛芬德尔忍住翻白眼,而是故作夸张地叹气,如果我有一百颗心,那么演艺上只有一颗心,还有九十八颗都在他身上。
哇,这一定会让您的粉丝更爱您。那剩下的一颗——
当然是给我亲爱的粉丝了,格洛芬德尔给出个典型的格洛芬德尔式的笑容,光芒给人三秒钟空白。希望我这次休息归来,还有人继续爱我。
闪光闪个不停。
与此同时,另一个国家。
艾克西利昂擦拭长笛的动作被敲门的声音打断了。
头发已经斑白的乐队长说,艾克西利昂,这不会是真的。
我很抱歉。
因为他?
事实上,不全是。
艾克西利昂不知如何解释,当他和格洛芬德尔的消息爆出来后,整个乐队都炸了。有人甚至认为这是古典对流俗的妥协,哦,古典,还有几个人比格洛芬德尔更了解这所谓的古典?但他也只是冷漠地笑了笑。即使真是一个金发无脑喜欢夸张肤浅的明星,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那边的乐队长却严肃道,无论原因是什么,首席的位置会等待你的,希望你早点归来。
艾克西利昂有感动,却转瞬即逝。
他的眼睛熠熠生辉,队长,这话还拜托你别告诉别人,但请你准备挑选其他优秀的长笛手吧。


因为,因为伊姆拉崔和大绿林不能无人管理,天哪,瑟兰迪尔扶住额头,陶瑞尔,你不能听一次我的话么?
莱格拉斯和阿拉贡,埃莱丹和埃洛赫都去,女孩子却被留在家里,五百年前就不这样了,而现在——
陶瑞尔,这不是一场冒险游戏。
正因如此,我才坚持。
好,我换一个方式。如果你要去,亚玟也一定会去,你知道亚玟并不擅长战斗。你自己考虑。
陶瑞尔沉默良久,闷声道,你其他的安排呢?
瑟兰迪尔微微一笑,指了指桌上的卷轴。
陶瑞尔没敢抖开它,这又是几套计划?
Plan A到Plan Y的25套计划,瑟兰迪尔气定神闲。


他们不屑于神的恩赐,却愿意和魔鬼谈生意,没错,这就是费诺里安,这一次他们会幸运。曼督斯冷冰冰地说完这句话后就不再说任何预言了。但他的神情很清楚,审判就要发生,而他必不留情面。
你帮助了他们,曼威对乌欧牟道。
是的。乌欧牟曳动水波以答。他始终顾念伊露维塔的儿女,这众所周知。
在曼威再次开口之前,妮娜的泪水突然开始滚落。她站起身,向曼威致意后不发一语地离开了。
但是曼督斯仍然面无表情。
曼威开口了,我们的战争已经结束,这一次,不能施与援手。
不可参与战争,难道连礼物也不能赠送吗?毕竟。奥力没有说出后半句话。但大家都明白。
神的开恩,复活了很多之前死亡的精灵,甚至还有极少数特殊的人类。但有些精灵,他们的尸体已经完全不见,没有骸骨,奥力无法完全重新造出一个肉体,可以盛放已有的灵魂。于是因灵魂中的火而燃烧殆尽的费诺,被矮人杀死在地下的庭葛,遭到残酷对待损毁严重的凯勒布理鹏,都只是依旧在曼督斯的殿堂徘徊。
这一次只是因为听闻索隆有了重塑形体的方法,而诺多和辛达又出征了。奥力忍不住觉得愧疚。无论诺多曾经做出过些什么,奥力仍然不忘记他们在维林诺的样子。
这对他们又能多出些什么好处呢?曼督斯摇头。
但是曼威同意了,他以这片土地上至高神的名义说,可以赠礼,但不能直接参战。

评论
热度(5)
© 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