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法宽容自己,也没法对世界心存希望。
杂食,三分钟热度,不抱团,不写评论性文章。
每一次写文都是甜蜜的煎熬。我很努力真诚。但我清楚自己拙劣。

【LOTR同人】Whisper at dusk黄昏的低语(ET,原著向)第二章


第二章:在书信中,在语言中


「Ada,尽管我们可能在迷雾山脉中穿行过许多次,不断重塑那些小径的样子,但还是总能遇到难以想象的事物和景色。埃莱丹说难以想象这个词太过孩子气,但我觉得他的笑容已经出卖了他,他也很喜欢这个,也许难以想象是有点夸张了,您也说过我总是爱夸张,但真的,总是有惊喜。我还记得我大概在七十岁时曾经问您如果看了一千年的春夏秋冬怎样不厌倦,现在的我却不喜欢您波澜不惊的回答了,即使短暂如人类不也看过两万个日升日落却仍然欢喜么,真希望您能在这里,这地方生长的药草绝对会让您激动的,然后您肯定也会像我一样厌烦您曾经的回答了。」
        
Elrond从伊姆拉崔出发之前,排除了林迪尔层层阻挠,或者说突破了格洛芬德尔的层层保护,每天要精细的解释三遍为什么自己不需要陪同也可以安全并更快捷也更低调的到达密林。他要硬起心肠面对亚玟,告诉她ada并不会因为讲睡前故事而消耗了杀气,并且劝阻艾瑞斯托真的不需要将图书馆翻个底朝天好找出那本多年前的迷雾山脉研究集。能做完这些事情,Elrond觉得自己可以独自对战上百个半兽人,并且和座狼讲道理让它们吃草。好吧,但他真的是感觉身心俱疲。
除了双子。双子没有表现出一点保护欲,却十分兴奋,在出发前消耗了几桶酒来与他彻夜谈论这条路线上他们的所见所闻。Elrond甚至不愿意回想他有那么几次是真的有点醉了,以至于在沉思正在说话的是埃莱丹还是埃洛赫。
Elrond承认靠自己认识世界的时代已经过去,当他走上这条路,与其说自己是走在沼泽边,树林中,无名坟冢间,倒不如说是走在Thranduil的信中和双子的语句中。






「迷雾山脉自有其独特之处,正是因为外界盛传的和刚刚踏入时所感受到的阴沉,偶尔涌现出的喜悦才被放大。一只松鼠发现我们知晓了它的窥探行为而急匆匆跑掉,在伊姆拉崔不过是无足轻重之事——当然了也许对林迪尔除外,在那里却带给你难以形容的情绪。现在这么说也许太矫情了,ada,当你在迷雾山脉的树林中步行一上午,那些树枝啊,用人类的话说是见鬼了,好的我很抱歉ada我以后肯定不这么说了,它们像是要吃掉天空,还把孤寂的话语都倾诉到阴影里,听到它们那些积攒数代的,又厚重又绵延不断的叹息,我,对,还有埃洛赫,真心觉得格洛芬德尔说的是对的,你不该独自去。」

Elrond知道埃莱丹的说话方式更像自己,埃洛赫则更跳动一些。他在埃莱丹带点倦意的语调中铺陈出的正是眼下这个迷雾山脉,路过这里的人都会像一片腐烂的叶子一样被迫压进黑褐的土壤中。灰暗。模糊。与彩色无关。沉积多年的气味是,风只能搅动一点点。一队旅行者走到这里声音总会稀疏低落下来,然后沉默的按紧自己的刀。



「『在迷雾山脉提及色彩是一种痛苦』,写这句话的人一定只是匆匆路过,当你习惯了那里的空气,呼,还有那能把人兜住的网状的湿雾,在那样的沼泽上连我也不能看见远方。但是当你习惯了,会发现那里也有花纹,只是深灰棕褐或者墨绿,却依然不错。就像雉鸡总蹲伏在杂草中隐藏,够不起眼的,可要是捉住细看羽毛也觉得美极了。后来埃莱丹醉了,ada,我要接住他前半段话说,那里的感受是被成倍放大的,红色的知更鸟会飞过,尤其在下雪的时候它们简直是礼物,如果您不够快的话,也许在到达高山隘口①前就能撞上冬天。」

Elrond走到古老浅滩时遇到了初雪。鹅卵石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雪,像是林迪尔烘焙的面包。Elrond刚刚想起少年的埃洛赫愿意为了这面包停止恶作剧一小时,还来不及微笑,一只知更鸟就轻轻停在了鹅卵石上,恰如一粒糖霜。



「过了古老浅滩,也许您能碰见西尔凡,他们喜欢借月光和黎明与傍晚的阳光徘徊,人类出现后,变得喜欢在薄暮时分出没②,人类只能看见朦胧的影子,但我们经过那里往往可以得到几个旅伴。西尔凡很热情直率,呃,事实上,似乎有些过分直率了。」

「Aeluin.」③
说完名字,他的脸仍然掩在灰色兜帽下,一只手拨弄着枯枝。Elrond从他的吐字中知道这是西尔凡,于是试探的问道,「我打算去幽暗密林。」
轻轻一声嗤笑,「我以为诺多不喜欢那地方。」
Elrond被这轻巧的回击打得措手不及,不过旋即他笑了,实话实说,「因为我想去Thranduil的王国。」
于是这个西尔凡的话里带了些不甘的柔软,「那会是个很好的目的地,你不会后悔到过那里,因为它与众不同。当然,这听起来像是自夸。」
「不,更像个好兆头。」
也许这使气氛和缓起来,以至于他们也可以断断续续地攀谈起来。于是Elrond密林古道的行程便不似埃莱丹说的那样沉闷了。



「前些天我前去修缮密林古道,也许我不必向你解释个中原因。关于这原因我已经受了足够多的折磨,这种难以拒绝的好意确实需要力量去接受。如果比尔博没有夸大他们路上的艰险,那么这条路要比四十年前舒适而吸引人了,尽管这并非我的本意。在那里我遇到了莱格拉斯,尽管方式要比遇到这个词微妙的多,我本想对他说『Mae tolleg,na mar』④,但最后也不过归于无声,莱格拉斯知道却未必能够理解,正如当年的我——我不愿变成个沉湎往事的老者,这个话题就此打住吧。至于密林古道,经过这里的人甚至精灵都比以前更多,当然相比最后之家⑤还是寂寥得多。」

当Elrond把话题引向Thranduil时,Aeluin突兀地改变了语气。在这个话题之前,这个精灵不自知的讽刺像是胡椒粉一样洒在语句间,有时不免呛人,有时又带着迷人的味道。Elrond想,我并未遇到埃莱丹所说,典型的西尔凡精灵。
然而他一扫漫不经心,「我们的王,在不少地方,有这不算好的传闻。然而呢,」他正视Elrond的眼睛,「难道王爱他的子民不愿开战是一种错误吗?一个守财奴的子民可以时常欢歌吗?故事,总是这样。他撇撇嘴,又扭头继续向前,一个贪婪暴躁的精灵王的故事无疑更吸引人。他在口碑上也许不如其他领主,但也要想想我们的王国是建立在怎样的土地上!不断侵袭的黑暗,停止不息的战斗,没有什么缓慢流动的时光可以抚慰伤痛⑥。而那些批评吾王的人类与矮人,如果他们肯把浪费在口舌上的时间审视自己,也许会发现自己才距离崇高品质非常遥远。」
尽管这些话有些主观,但正因为此才弥足珍贵,即使与他分别之后,Elrond也时常想到这些话,并更加理解Thranduil那骄傲的疲倦。



「森林里的古老种族不失坚韧和善良,却难免固执和迂腐。有时我在打猎之中独自走到森林深处与它们交谈,难以相信那种后辈的感觉还能回到我身上,还能不由自主地生出对老派的不耐烦却又带着讶异的崇敬,对自己未经历的好奇。我有时也会觉得自己只是森林中的过客,尽管我们不得不与这个可悲的世界一起支撑到尽头。」

愈向深处走去,Elrond愈来愈感受到这片森林的阴翳,病态的,而不是自然规律中的某个环节。为此,他也曾向古老的生灵询问,却只不过是印证了Thranduil的感受,一种罕见的烦躁居然也在他内心深处滋生。不在越过险峻的高山隘口时,也不在穿过白雪覆盖的古老浅滩时,甚至当初入幽暗密林时他也能欣赏那漫长的黑暗,如果这的确发生在了这里,那绝不仅仅是因为那些古老生灵。
那是一种被漫长旅途扭曲的期盼。



「现在我倒要说些无趣的假设了,如果有一天你能来到这里,我一定会去迎接你,不仅是以王的礼节。到时候务必收起你那诺多贵族式的含蓄,我不要那礼貌而遥远的微笑。如果这假设有朝一日可以派上用场,希望你能给出个不错的开场白。」

Elrond在距离桥边还有些距离时就遇到了Thranduil的卫队长,而对方显然是没有预料到会在黄昏遇到这样的客人,激动的有点手足无措。一边吩咐手下两个士兵先赶了回去,一边与往日战士形象迥异的念叨「其实还没有迎来密林真正的春天」「吾王也说要来这里接您」「您独自前来的真不愧是Elrond领主」「这比我们预料的日期要早」「您看上去有点劳累了」以及「啊到了」。
Elrond其实已经远远望见了Thranduil宫殿外的这座桥,他随口附和,很疲惫。最后的路程因为内心烦躁而过快了,现在他只想有个简单的晚餐然后休息。Elrond内心抱歉地想,也许没有办法来一个漂亮的开场白了。
Elrond最后给出的不是个礼貌而拒人千里的完美微笑,他只是望着远处的Thranduil,顺带了一路风尘的倦怠微笑。







①翻译来自魔戒中文论坛。下面的古老浅滩,密林古道同。
②这句是霍比特人书中对Thranduil子民的描写,那时还没有这么多的精灵族群,所以并非特指西尔凡,这里借用。
③sindain(一种精灵语)名字,来自tolkiendil中的COMPOUND SINDARIN NAMES IN MIDDLE-EARTH,意思为蓝色的湖。这里用一下,不过是个路人。
④sindarin,欢迎回家。(—来自quenya吧吧主SUM_EGO对我问题的回答)
⑤指瑞文戴尔。
⑥暗讽萝林。

TBC




后半部分略显仓促,再改。如有违反中土地理学的地方,请指出。之前一直为路线卡住。下一章两精见面。也许注释有点过多了。

评论(1)
热度(9)
© 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