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法宽容自己,也没法对世界心存希望。
杂食,三分钟热度,不抱团,不写评论性文章。
每一次写文都是甜蜜的煎熬。我很努力真诚。但我清楚自己拙劣。

【LOTR同人】Whisper at dusk黄昏的低语(ET,原著向)第三章第一节

第三章:寂静之声

第一节:夜曲

Elrond的住所是独立于宫殿外的,依托山毛榉而建的凌空木屋。山毛榉穿过房间一角,从花纹来看这棵山毛榉已经不会再变粗,但建造者留出了极为宽裕的空隙,以至于Elrond站在这棵树边时,可以看到底下的泉水。不同于Thranduil宫殿里引的泉水,这清泉自然流经这里。Elrond在日后某个阳光很好的下午小憩时,被窸窸窣窣声音惊醒的他又在山毛榉边望下去,看见了清泉旁石块上的蛇,带着被温暖的腹部闪着银光爬进了花丛。是的,清泉两边长着一片一片的黄水仙,被春雨唤醒之后就不间断地盛开着,简直带有讽刺意味。房间上还有个平台,加林介绍道,「虽然这么说有点奇怪,但它的确是为了赏花而建的。」Elrond还不太明白这句话。

到达的第二天,Elrond起的比平时稍稍晚一些,加林亲自过来询问他对摆设是否有更多的要求,并转达了Thranduil需要处理与长湖镇的生意而不能前来的抱歉。Elrond的回复完全在意料之中。

而Thranduil的反应同样在意料之中。当昨天前来报告Elrond已经到达宫殿时,Thranduil表现的非常冷漠,面无表情地站起身试图表现这只不过是个为了礼节的迎接,直到在门槛上绊了一下,并及时用凌厉的眼神阻止了加林的偷笑。然后含混的骂了一句,加林听来大意是,真不敢相信林谷的傻瓜们就真的让这个头号傻瓜独自跑出来了。

加林跟在Thranduil身后,忍不住想起一些事情,在三四百年前,或许更久以前,他头一次与Thranduil酒后谈到Elrond。他记不清是谁真的醉了,当然也说不清话题的开始。也许是莱戈拉斯的琐事,军队的训练还是什么蒙福之地的传说,一直说到最后联盟,他那时一无所知,毕竟他不算敏感,随意的问道,「关于Elrond领主,大家不断盛赞,您既然曾经和他并肩作战,您又怎么评价他呢?」

Thranduil没有答话。加林等待着,直到这沉默延长的时间越来越长,眼见要把这场谈话扯出一道豁口,加林准备扔点什么其它问题进去时,Thranduil开口了。

「在遇见他之前,我从不相信苦难是一种财富。」Thranduil停顿了一下,「遇见他之后,我仍然不敢相信有人能无愧于那样的血脉,反而使之更加光辉。每一族。」

加林从来没有见Thranduil用过这样郑重的语气。他回想起那个时刻,不知道该为自己的愚蠢惊讶还是要为勇敢叫好,不过如果能回去,他一定会阻止自己的问题。

因为他问,「那你爱他吗,吾王?」

「呵,」Thranduil低着头轻轻笑了,然后抬起头,满脸玩味的看着他,「你以为我醉了吗,加林?」


中午的时候Thranduil推掉长湖人的盛情邀请,来到了Elrond的小屋。Elrond桌子上摊着一张未完成的地图,各种各样的笔杂乱地堆在一旁,地图左上角用一块蠢笨的石头压着,石头泛着青绿色,活像没睡好的眼睛。原本专门准备的书架已经半满,而Thranduil精心放置的水晶瓶里也插上了疑似枯草的不明植物。药草香在不到一天的时间的时间内已经霸占了房间,紧下来就是书卷的味道,春天的花香,这间宽阔的,几不隔断的房间只会使它们的入侵过程格外顺利。

Thranduil注意到窗前的躺椅上放置着一些奇怪的木块,还有一套刻刀,可疑的木屑。

「也许你能解释这个?」

「也许我该留个悬念。」Elrond说着把这些用深红色的绒毯卷起来塞进了抽屉。一边的加林想到要清理陷在毛绒中的木屑整个脸都皱起来,觉得林迪尔的习惯性焦灼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你在信上提到了莱戈拉斯,他?」

「他去了灰山,想看看那里是否还能聚起一些木精灵的势力。」

「北边的话,我想,试着与埃雷德的矮人应该是不错的计划。」

「是啊,性格坚韧却脾气固执,作战勇猛却不惯谋略,把我行我素当成比天还大的事情,真是不错的盟友。」

「也许与他们打交道确实需要耐心,但是从战争来看,这样的合作是必然的趋势,Thranduil,除非你——」

「除非我只想来个放松的午餐。」Thranduil朝加林打了个手势,「Elrond,我会和你讨论这些,认真地。但不是今天也不是现在,爱尔贝蕾丝啊,我争论了一上午,现在只想要几杯酒润喉,El,给我个展现待客之道的机会好么?」

Elrond为他拖过来一张椅子,垂着头低声道, 「抱歉。」

Thranduil大笑,「不。我不重要,只是我的厨师可能会非常伤心。这个月蔬菜购买量翻了一倍,但遗憾的是,你带来的只有那匹马。你最好别再辜负他的期望。」

Elrond也笑了,他甚至不自知的歪了歪头,「这听起来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下午快完结时,这小屋里再次迎来了Thranduil。

「今天晚上有宴会。」

Thranduil站在几个精灵中,自然地偏头,侧身,换下那身华服,最后加林把王冠摘下捧走后,Thranduil披散头发,着银白色长袍,坐在Elrond对面,下意识端起杯,「中午要为价格含笑刀光剑影几个回合,晚上却要举杯共祝友谊地久天长,这样的日子,嗯?」Thranduil低头蹙眉抿抿嘴,「你又换了我的酒?」

「加了薄荷,适合夏天,还预见性的带有醒酒功效。」从这位王进门后就没有改变微笑的Elrond答道,「加林来询问我是否对晚餐的蔬菜有更多要求时,我想你会需要这个。」

「从多温尼安新运来了一批葡萄酒,在暗无天日中待了三年,味道,」「Thranduil挑衅地笑了笑,可以留作惊喜。」

在Elrond回应之前传来了有节奏的叩门声,加林推门而入,低声道,「在晚宴开始前,还有时间休息。」

Thranduil点头道,「我在这里就好,」停顿几秒后,「拿那件墨绿的披风,至于束发就不必了,我仍用最近的那件,他,」Thranduil眯眼看看Elrond,「给他拿那块白宝石吧。」

Thranduil就站在山毛榉旁边,而加林退出后,Elrond才感觉要黄昏了,他突然就看不清Thranduil的脸了。

「El,你不休息?」

「我的王,在你以口舌作战时,我正在这里享受阳光。」然后Thranduil和Elrond的目光都落在了那把躺椅上。

那把躺椅的纹路几乎开始变得紧密,空气此时有重量,Thranduil带着漫不经心的嗯走向它时,空气一块块往下坠,直到吱一声。

Thranduil替换了空气,成为对躺椅来说熟悉的质量,空气又解体飘起来,有风从遥远的地方来到这里。

Elrond看见Thranduil用眼睛向他微笑。

为了不打破这沉默,他俯下身用吻回答。他看着Thranduil闭上眼,看着他睫毛的阴影静止,还有不舒展的眉。

他没有办法看到二十年后有着同样颜色的黄昏,他和Thranduil仍然分享同一片沉默。那时候的一次呼吸要承载现在的一千次心跳。

因为他没有办法思考未来。风要在Thranduil的发间藏树叶的清香,房间下面的小溪掀起一朵浪花,黄水仙在一朵朵收拢,总有那么倔强的一朵,来得及看见星光。

可这不是Elrond等待的期许。也不是Thranduil的。

Elrond走回桌边,轻轻抽出一张纸,他在阳光彻底消失前拿炭笔涂抹了肖像,自作主张地画了舒展的眉。



Thranduil梦见自己醒来了。事实上,这曾是Thranduil青年时的房间。那是时房间外没有楼梯,山毛榉还未长成,空隙足够Thranduil顺着从枝上垂下的绳子轻易爬到树上去闲坐。那是他极为恣意的王子时光,唯一不如意的是欧洛费尔不肯这间独立小屋超过宫殿中心一杯茶步程的距离。

Thranduil梦见自己在少年时代醒来。窗棂上有一只蓝色的鸟。顺着Thranduil的胳臂走到他的肩膀上,不理会他的问好,在他头发里啄来啄去。不痛。他用指肚轻轻抚摸它的脑袋时,它张张嘴,发出水滴般的声音,振翅飞走了。一瞬间整个房间都变得蓝莹莹的,他跑到窗边,看蓝光融入天空。年轻气盛的小王子咂嘴跺脚,听见沙沙声,才发现房间里竟然铺满了落叶。却是深浅各异的绿。他又奇怪的想挠头,没想到从自己头发中摸出一枚小巧的,蓝色的蛋。可以被他的小手包裹的蛋。一端尖尖,一端圆圆。他将蛋放在窗台上。突然太阳起来了,很亮。他赶紧低头捡叶子。一片碧绿的,被他盖在蛋上。

他心满意足的笑了。这笑一下将他扯回了现实,他眨了一下眼,看见加林站在他旁边,拿着那缀有绿宝石的额饰,Elrond也已经戴上了白宝石在看他。


Elrond跟着Thranduil穿过重重回廊,走到林间空地中。竖琴声,笑声和叮当碰撞声,路上的精灵笑着向Thranduil躬身,却赠给Elrond一个嬉皮笑脸的笑。

然后是分享美食,笑话和舞蹈,Thranduil穿行在之间,Elrond在一边,两个精灵都各得其乐,直到夜越来越深,星光照耀时,要留给歌唱。

当精灵们拍手要Elrond唱歌时,Elrond相信他们在倚醉卖醉。他选择了露西安与贝伦长歌中贝伦初见露西安那一段,为他的血,也为这片土地上曾出现的诗。开始有竖琴,口哨,慢慢沉寂下去,只有他清冷的声音在飘扬。

他被自己的歌声所平静。

Elrond转身,看见Thranduil。

精灵在欢乐地聚在一边,惟他独自在另一边。
他站在夜幕中最黑暗处。披风猎猎,金发飞扬。

他似笑非笑。脸上光影模糊。Elrond看见,却是悲伤。

Elrond感觉歌声从远处传来,隔着风吹树叶的声音,这声音如潮水涌到他和Thranduil之间,于是他们之间隔了大海。

荒凉而空虚的是那大海。

歌声仍在继续,却似Elrond旁观。歌中贝伦已经开始奔跑,穿过树林,他看见自己生命中的光,却不知她的名。贝伦开始大声呼喊。

歌外的Elrond却沉滞到最低点,他望着Thranduil,恰好唱出这段歌谣的最后一个词。

那本该昂扬的,欢欣的,却被悲伤浸染的,无限犹疑的词语。

「缇努维尔。」

TBC

我自己觉得这场景美爆了。写完这一节我自己的血槽已经清空。如果有什么衔接不流畅的地方要捉虫!梦想就是这一章没有注释!

评论
热度(10)
© 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