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法宽容自己,也没法对世界心存希望。
杂食,三分钟热度,不抱团,不写评论性文章。
每一次写文都是甜蜜的煎熬。我很努力真诚。但我清楚自己拙劣。

【海伯利安同人】死亡之语(伯劳/卡萨德)短篇完结

标题:死亡之语

等级:PG

原作:海伯利安及海伯利安的陨落

配对:伯劳/卡萨德

说明:就是想补充一下上校死的情景,外加想写伯劳的同人,结合了一些诗人的部分开的脑洞。我很喜欢上校和莫尼塔这一对。

预警:有剧透。

卡萨德并没有战胜伯劳,同样,伯劳也没有战胜卡萨德。

 

当伯劳那满是荆棘的手指之刃穿过卡萨德的拟肤束装能量场时,卡萨德的突击步枪脉冲电量和弹药几乎在瞬间全部清零。然而这对那怪物毫无影响,像之前许多次一样,即使脖颈被穿着拟肤束装,受过无数次有素训练的上校劈到,前无所有地倒下,也仅仅是倒下。

伯劳在规律之外。

卡萨德脑袋中蹦出这句带着悲观色彩的话,因为他感受到了手指之刃刺进的过程中在拟肤束装上停留了一下,非常短暂。卡萨德试图踢出一条腿,借以逃离,这个方法用在伯劳身上他都成功过一次。

然而在上一次的,在战斗中,他还不是轻弩之末,那还只是他受伤的前奏,不是这一次,内心深处有东西告诉他,这就是乐曲的末尾了。再或者,这个愚蠢可厌的怪物也拥有某种类似于记忆的东西,甚至是极快的分析速度,在这个动作做出之前,它就刺了过来,拟肤束装的力场被撕裂,手指之刃刺入了卡萨德的小腿,他能感受到痛苦。但是这一次,痛苦没有狂啸。伯劳的另一只手——卡萨德在痛苦边缘的清醒告诉他这是伯劳的第四只手缓慢的伸过来,手指之刃穿过他的胸膛。

鲜血迸溅,这一次卡萨德脑袋只剩下了痛觉。红光再次充满他的世界,但是这无法想象的痛苦背后意味着——

他没有死亡。卡萨德并不惊讶。他见过荆棘树上那些不断扭动的人们,无疑那是绝不可能的生存的情形。然而放眼宇宙,生物学是最早先被人们放弃相信有统一使用的法则的学科。

而伯劳在规律之外。

如果这痛苦也有间隙,事实上正是这样的间隙中,卡萨德感受到了更为轻微的痛苦。这真是难以想象,在他的胸膛被洞穿,小腿肌肉被撕裂,肩膀也被紧紧卡在伯劳的两只布满尖刺的手中时,他竟然能感受到他的双手在颤抖。这不可能,即使是死亡,也不可能让卡萨德哆嗦。只有一次,在那次无比绝伦的性爱中,他的恋人被伯劳替换。恐惧与背叛,只有在那一次中,他不可抑制地发抖。

而现在他的两只手在哆嗦,这不正常。

因为卡萨德,以及几乎所有这个时代的人都以为伯劳的交流仅仅是带来死亡和痛苦。生命和利刃,或者是荆棘之树和痛苦,这仅有的媒介,而唯一的明白的家伙现在正挂在树上,扭曲着身体,吐出大量诗句和污言秽语。

马丁。

马丁在返回诗人之城的时间里,在他为之追求一生的诗篇即将完成之时,伯劳曾经与他有过交谈,马丁用自己的手写下伯劳的话语,与自己交谈,为自己写下死亡的话语。

卡萨德看到拟肤束装生出尖刺并对准自己已被洞穿的胸膛。不,卡萨德对自己下命令,几乎是同时渴望着莫尼塔从未来带来的这玩意儿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方法来抵抗这一切。

然而没有。尖刺在他胸膛上游走,仅仅刺破表层皮肤,留下一个花样。

见鬼,那会是一句环网标准语。

卡萨德突然想起莫尼塔对他说过的,他不能战胜大哀之君。战胜,战胜,没错,他思索这个词的含义,那些在火星上学习的已经被人们抛弃的新武士道的精神涌到他面前,他突然明白了这一切。明白为何不是战胜。他突然想到上一次见到莫尼塔,她不认识他,也就是说那是最后一次见她了。然后他的未来也就是她的过去,原来她第一次见到的我是的尸体,卡萨德此时终于明白了莫尼塔很多时候的神情从何时而来。

卡萨德默默地等待,等待这怪物把这句话写完的那一瞬间。莫尼塔说过,大哀之君相信我是个勇士,他必然拥有一瞬间的。

也许没有,因为伯劳是规律之外的。

但时卡萨德相信自己的判断。因为未来已经被他猜到,他们会是互相终结——

卡萨德给出了致命一击,他向伯劳靠近,胸膛被刺穿的更深,他没有被控制的那只手的拟肤套装集中了力气击向了千面之眼。与此同时,他以被抓住的那条腿截断的代价用另一条腿踢向伯劳那如铬般光滑的脖颈。

伯劳用于书写的手指之刃力道骤然加深,几乎将卡萨德的上半身劈成两半,另外两只扣着肩膀的手将卡萨德的肩胛骨捏碎。但是紧接着,它的荆棘之身——已经涂满了鲜血和组织的荆棘之身摔倒在地,被砸扁。同时卡萨德的身体被千万根荆棘刺穿,拟肤束装的力场被彻底撕裂,能量消失,没有保护和修复,鲜血开始喷溅,而卡萨德死亡。

痛苦也随之而去。

 

当莫尼塔和其他战士在山谷中尸体堆中找到卡萨德时,他与伯劳仍然紧紧拥抱在一起。他们取下他的身体,带回清洗,而莫尼塔看到在这位预言中的英雄的胸膛上的有一句话,最后一笔拉长刻进了身体里。

“我曾希望你是终结我之人。”

 

补充:现在看完安迪密恩的崛起才知道他们是一个人,所以居然有了水仙的意味,也算出乎我意料。

评论(3)
热度(4)
© 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