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法宽容自己,也没法对世界心存希望。
杂食,三分钟热度,不抱团,不写评论性文章。
每一次写文都是甜蜜的煎熬。我很努力真诚。但我清楚自己拙劣。

LOTR】Whisper at dusk黄昏的低语(ET,原著向)第三章第二节


 第三章:寂静之声


 第二节:室内乐


Elrond并未想到第二天就是长谈,大概是长湖镇的贸易解决后,密林王迎来了一段时间的清闲。

Thranduil像是要为那天和他关于矮人的争论道歉,Elrond忍不住要笑,所谓我想了想你的建议,我们可以重新讨论一下那个问题,对这位王来讲,也就是道歉了。

 「......如果索隆的路线还如魔苟斯在时一般大张旗鼓,不出意外就是如此,我们这些永生之族不外乎有欠缺改变这些毛病,」Thranduil嘲讽地挑眉,「那么很难不去想到和矮人联手的战略,然而呢?我们都知道奥利之子的脾性,他们不会屈服于阴影之下,却又贪得无厌。他们不如人类狡猾善变,倒是不必担心被蛊惑。若是不与他们联手,我们大概只用担心埃雷德被攻破之后,敌人从铁山而下,沿着河流向密林而来,至于之中的长湖镇,哦,我欣赏巴德,但那地方,出的商人远比战士多,只能稍作阻挡。这种后果,我承认,一旦发生,密林确实很难阻挡。我虽然连莱戈拉斯去灰山都有所不满,但并不意味着我对邻居一无所知,恰恰相反,从往来的贸易、客人还有一些没必要细说的渠道,我很清楚他们的实力,倘若索隆真的能轻易溃败他们,亲爱的El,那么我们不必抱着希望了,做出最悲观的设想来迎接这片大陆的长夜吧。」

Elrond摇摇头,「你尽可不必为说服我而用那么夸张的语气。」

 「好,我们继续。然而与他们联手,我们并不会增强彼此多少的兵力,四十年前的五军之战,我曾经在极其巧合的情况下和他们合作。他们多用短兵相接的方法,事实上,他们体格坚韧,挥舞斧头,对付骑着座狼的奥克斯是不小的打击。又因为冶金技术不错装备精良,即使直接肉搏也有不小的优势。然而我们呢,Elrond,你知道的,弓兵放箭,骑兵冲锋,我们胜在准确度和灵活度,并非我有意贬低精灵一族的战斗力,然而力量冲撞并非我们的强项。」Elrond看见Thranduil眼光挪向远处,「我们并不像人类歌谣中那样被庇佑,我们的恢复力尚可,但是刀刃的伤害同样容易致命。」

 「不说这些,战斗中我们与矮人很难联合后发挥出各自的优势,如果不在战场上而仅仅是在政治上的话,我想我们的敌人与目标是相同的,也不可能改变。这已经达成了世间大多数联合的目的。反而是联合之后,要为各种事情争抢,易于挑拨,倒是给对方留下机会,最后可能发展成我们的相争。Elrond,我相信,如果是你,这计划的确是好的,因为你能协调好这一切,而我没有足够的耐心和脾气,去磨合他们。我们是截然不同的王,于我,最好的决定就是互不联系,各自为战。」

Thranduil端起一杯酒,在Elrond皱眉前摆摆手,「别阻拦我,说服一名智者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Elrond笑了,然后他沉默了一会找寻回答。最后他说,「我很抱歉。」

 「不,永远不必。我很高兴。」Thranduil看见对方疑惑之后笑了。「这样就好像,当年那个不得不周旋于我那急脾气的父王和顽固的吉尔加拉德的传令官,他无限悲伤地笑道,他只是个年轻的人类,却能温和而坚定地在中土大地最强势的几个王之间表达意愿,缓和气氛。就像又回到记忆中。」

 「我不知道那个骄傲的密林王子竟会对我有这么高的评价。」Elrond像是感谢这气氛,却又不愿继续沉浸其中,于是他挑起另一个话题,玩笑般问道,「关于那个建议,我以为是你对矮人的厌恶从未消去呢。」

 他未曾期许会有一个这样的回答。

 「我父亲一生厌恶矮人,为明霓国斯的原因。我不持有这样的仇恨,但也不曾消抹它的痕迹,因为厌恶中保留了,虽为片面,却极清晰的他的痕迹。而在这其中,又蕴藏了昔日,我印象不甚清楚的时代的光辉。我利用这厌恶保存着如此的情感,」Thranduil轻笑,「当然,不是什么特别好的方法。」

 「却能再次站回过去的角度,」Elrond把目光轻轻落下,「宽恕固然让回忆平静,却不得不承认丢失其波澜。」

Thranduil没有接那目光,只是不言。

Elrond却笑了,「你不必为我做设想,刻意回避。那过去并不痛苦,而我也不曾怨憎于他。对我的养父,宽恕一词只是稍显僭越。」

 「这真是你说的话啊。」Thranduil以自嘲的微笑回应。

 「关于那时的恩怨,来回间都有漫长的追溯。我没有能力去找寻每一段历史,何况我不拥有旁观者的身份,这之中的是非,于我而言无法跳脱开以清醒评论。这件事情,剥离出情节看确实难以理解,」Elrond停顿,道,「但是当我们身处其中时,有其他东西远远超过故事的因果,甚至所谓的评判法则。我不能否认费诺一族沾染的鲜血,但我看到的,反复在我心上所留存的,是我的养父因不可挣脱而日益厌倦的誓言所带来的痛苦。我看见那火的魂魄予他们杰出的才能,却也在消磨他们的生命。并不恰当,但那像是被诅的赐礼。亮,又燃尽。我希望这可以停止,但我不具有劝阻的立场,更没有那样的能力。我无法共同承担,只能尽力理解,抽回在很多人看来有资格的怨憎,微不足道,但我希望能减轻他的负重。」

Thranduil注意到Elrond在说最后一句时露出了少有的负面表情,空气沉淀,鸟鸣声穿过层层树叶,放佛这时才刚刚到达这个房间,开始婉转。

 「春天已过了一半。」Thranduil叹道。

 「却恰巧迎来茂盛蓬勃之时。」①

Thranduil微微抬起下巴,放佛在克制自己身体后仰的迹象。这让Elrond心中陡然迸出几个词条。受到冒犯。受到打击。出口伤人的前奏。强忍笑意。每一个词条后面都有着,哦算了,今天不需要更多的回忆。

 但Thranduil舒畅地笑了,「而你不会选择在这样的时刻离开。」

 「当然,即使我日后离开,」Elrond        倾身,「我也会在无数的日子里在脑海里重温这繁茂春天的美好。」②

他轻轻吻了Thranduil的尖耳朵。



①②Thranduil名字精灵语义为繁茂之春。

评论(1)
热度(11)
© 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