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法宽容自己,也没法对世界心存希望。
杂食,三分钟热度,不抱团,不写评论性文章。
每一次写文都是甜蜜的煎熬。我很努力真诚。但我清楚自己拙劣。

我曾经在高中的时候,因为很压抑,反而规律的坚持写作(不,我配不上这两个字,只能说写点东西)。很感谢上了大学以后,让我有了选择的机会,心情也放松下来。但是也丢失了很多东西。

我写《黄昏的低语》这篇文章时,曾信誓旦旦说,这篇文章不同于以往任何萌什么cp时喂粮吃,相比去写他们两个的互动,他更像是写给我自己。当时精灵族命运中要降临的黑暗,或者说他们俩的犹豫,谁抱紧执念,谁后退一步,自私的讲,内心郁结却又奋力昂扬的话,是想治愈自己。

我说,这篇文章,我写两年。

直到我自己写他俩放下了明白了作出决定时,我是在心里也懂了,不是为了剧情。

然而怎么说,高估自己。大学的自己,变得更懒,不怎么动笔。无数次打开文档,写东西太少的后果逐渐显露,本来就差得远的水平一路滑落,现在看着自己高中的同人文,竟然感到无法收尾,文字接不上。构思那么清楚明白,他俩的身影尚未淡去,我竟然无法表达。

倒也没什么竟然。要说竟然,不如说竟然三年。

因为它对我意义重大,总觉得不够好,不是一个阶段的文字也不是一个水平,接不上,突兀生涩,不如不动笔。从头看了一遍又一遍,包括当年自己写的片段的场景套啊套,还是放弃,不保存。

我想我还是对自己不能正确认识。相比把事情做好的能力,我现在更需要更优先的是把事情做完的本领。开始动笔吧。就这样。好像想要治愈自己,却慢慢发现已经不需要了,只想把轻狂时的承诺尽力收回几个。

2017.2.27

评论
热度(4)
© 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