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法宽容自己,也没法对世界心存希望。
杂食,三分钟热度,不抱团,不写评论性文章。
每一次写文都是甜蜜的煎熬。我很努力真诚。但我清楚自己拙劣。

LOTR】Whisper at dusk黄昏的低语(ET,原著向)第三章第三节

第三节:奏鸣曲

 

刀剑碰撞。

 

一支箭射中了Elrond的肩膀,他换左手把腰间的匕首狠狠地掷出去,远处的黑影踉跄倒下了。他随手绑了一下右肩,深吸一口气,继续驱马向前冲,顾不得理会身后的战斗。

 

越是向前所及之处越是触目惊心,木精灵和半兽人的尸体交叠在一起。Elrond的心陡然沉了下去,他感觉很清醒,清醒地有点过分,但是没办法去想,想不起来原因,他知道自己要找什么,要来不及找到什么。

 

 

当他确定自己的眼睛没有看错的时候,他感觉极端的恐惧与欣喜袭来,一种沉沉的感觉,就要陷进去。

好像是一片浓雾,Elrond又努力挣开。于是一瞬间眩晕感,然后他感觉自己撞在了坚硬的地上。先是清醒,才是疼痛。

Elrond几乎是摔在Thranduil面前,伤口裂开,他站住,仰视骑在鹿上的Thranduil,他无法调动自己的舌头。语言,语词,他一片空白。

不要离开,Thranduil,不是现在,现在不能离开,Thran,关于——

 

他看不见Thranduil的表情。好像是在光芒里,好像什么都没有。沉默。然后是长剑破空之声。

 

Thranduil的剑尖抵着Elrond的脖子上,让开,Elrond,今日起,绿林与诺多再无瓜葛。

 

Thranduil,不是的——

 

他看着前方的身影转身离去,毫无犹豫。他拼尽全身的力气,Thranduil!

 

Elrond猛地惊醒过来,躺椅剧烈地晃了晃,他看见Thranduil坐在他对面,歪着头,手里拿着他本打算下午记些东西的本子,上面剩着不完整的句子。

 

Thranduil把本子轻巧地掷回去,「你梦见了什么?」

 

梦境涌回Elrond的脑海,不是的,不是什么?不是梦里的样子,何以至此。当时他想要拦回Thranduil,拦回要带着只剩三分之一的子民和父亲遗体回到绿林的Thranduil,但是当他远远看见骑在鹿上的身影时,欣喜若狂又疏忽之至,他的马被某个遗漏的半兽人击中倒地,他摔下来撞裂伤口,勉强把兽人杀死。Elrond试图向前跑,直到那些木精灵绿色的战服在他眼前消散,直到破损的战旗在他眼前消散,直到鹿上的身影也消散,他紧紧地盯着那头金发。

那金发也消失在视野中,他支持不住昏倒在地。直到......瑞文戴尔的冬夜他一再避免想起自己当时喃喃的话,就差一点。

 

Thranduil不满地嗯了一声要求回答。Elrond道,「我梦见了你的金发。」

 

Thranduil挑了挑眉表示怀疑,不过随即晃了晃本子说,「看来需要为你安排一场旅行了。」

 

「那些关于森林的研究?我自己可以——」

「不,我会同行。」Thranduil简单的表明了话题的结束,「让我安排,放心,不会让你错过密林的春天。」

 

如果一场旅行的开始就花样繁多,那么多半它中途就会让人萌生退意。毕竟从决定远行起就对外来世界的好奇与对熟悉之地的眷恋就开始争斗,后者在疲惫中总能占据上风。

 

显然,Thranduil不属于多半。Elrond感觉到了一场低调而全面的准备,他像处在涟漪边缘只能感受到这件事情微弱的动向,他不确定这是否与Thranduil的什么意愿有关。加林曾欲言又止的想要通过他劝Thranduil改变计划,最后反而在Elrond微笑的鼓励下放弃。Elrond觉得自己很熟悉那种感觉,觉得对方坚定的毫无道理,却又觉得那固执中有着说服力,心情矛盾到说出来句子就有了语病,最后还是选择闭口不言。他也就大概理解了对方计划的不容置喙,决定也就顺水推舟的全聋全哑。

半个月他偶尔在住处的附近转转,感到对周围十足的新奇,在古老的基调上弥漫的西尔凡天生的乐天精神,像一种端庄的欢快。他是前来验证自己那与生俱来不能简单判定为馈赠的预言天赋的,本来会难免忧思的寻找黑暗的踪迹与腐化的趋势,却意外收获了一种孩子气的勇敢。率真而充满欣喜。更为重要的是,他偶尔会看见一个金发小王子,在这些地方欢笑蹦跳,因为不服气在靶场倔强的联系射箭导致肌肉损伤,因为贪玩好强而搞砸了宴会。他跟着这个小小的身影认识这里,看到用来游戏的半堵旧墙,邂逅大角鹿的山毛榉,那些不经意在Thranduil回忆掉落的碎片,他轻手轻脚的放回原处。


他们出发时已经是暮春了。

 

 

TBC


评论
热度(3)
© S | Powered by LOFTER